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佛感应与体验 >> 内容

妈妈再见

时间:2010/10/10 22:08:15 点击:1060

经书免费结缘邮寄
经书助印目录和说明及帐号
助印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网站域名:www.fjyj.cc www.zgfj.us
近期将印刷的经书目录请直接咨询我们。

妈妈再见
 

  澳洲/曾许秀贞

  先母秋莲女士,一九二三年生于香港,她是我们子女心目中的伟大慈母。她一生无怨无艾,热爱家庭,不畏艰辛,克勤克俭与家父合力养育我等子女成人。

  我于廿多年前婚后不久即随夫移民澳洲,二哥一家亦随后移居至此,留下大姐及大哥在香港照顾年迈双亲,所幸我与二哥两人每年均有机会回港探望两老,虽未能长依膝下,唯短期之聚,聊胜于无。

  自一九九七年底,妈妈开始时有咳嗽,久冶不愈,经多次检验亦未能查出病因。

  我于九八年一月回港,正值刚接触佛法,于是顺便带回讲经录音带,并买了一部手提录音机,方便妈妈随时收听,亦希望她从此多念佛。怎料临返澳洲前,医生发现妈妈大有可能患上肺癌,当时大家瞒著妈妈,不让她知道这个坏消息。回澳后转告二哥,他听后悲伤不已。

  由于深知癌症病人通常都会极为痛苦,故即向此间一位大德请示,除了替妈妈做佛事外,我在家如何做法才能帮助妈妈,让她病中能减少痛苦。结果大德建议,希望我能做到发愿读诵三百部《无量寿经》及念佛回向给妈妈,并说假若妈妈阳寿已尽,到时希望阿弥陀佛来接引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否则便希望佛力加被让她早日康复。结果我以五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了读诵三百部《无量寿经》。

  同年五月初母亲节前一天,大哥在百忙中抽空陪同妈妈来澳洲,见这儿的专科医生作详细检查,因港方医生们仍未能确定病因,结果这儿的医生从妈妈肺部抽出脓庖作进一步检验,但亦未能查出病因。后来妈妈临离澳前,我录了多盒‘空中结缘’的佛经故事录音带,给妈妈携返香港听,她喜欢听。

  从年初开始,每当与妈妈通电话时,一拿起电话及收线前,大家都称念一声‘阿弥陀佛’圣号,由此大家成了习惯;同时在这段期间,我亦提醒妈妈,她的名字中有‘莲’字,与莲花有缘。

  九九年一月农历年期间,妈妈因感冒才从验痰中,正式确定是肺癌。我等子女当时仍瞒著妈妈,不让她知道这个噩耗;同时我决定年中再返港探望妈妈,在澳洲我的好友cindy(潘倩芝)知悉后,很想与我同行,商量之下,决定年中一起返港。

  同年四月我们兄弟姊妹分别出发到新加坡会合,因为妈妈准备在星接受电疗;所以在港起程往新加坡前,大哥才透露了真实的病情给妈妈知道,她听后表现非常镇定。我准备了一部手提录音机,一套《阿弥陀佛四十八愿》录音带,两则‘近代念佛往生见闻记’带往酒店读给妈妈听。在电疗过程即将完结前几天,适逢外子因公往新加坡一天,藉此机会探望妈妈;他临行前请妈妈多多念佛。可惜这次竟是最后一面,令人慨叹世事无常,盈虚有数。

  妈妈经电疗后返港,可是病情未见好转。我与cindy年中返港前不久,得蒙佛力加持,自学了两款莲花。妈妈说时常忘记念佛,故想起做些莲花给妈妈,可以提醒她念佛。

  在返港前数天,发生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就是我信奉基督教多年的家姑,那天早上出外,手提电话突然响起来,一听之下,竟然是‘南无阿弥陀佛’圣号,收线后又再响一次,重复诵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圣号。返家后大家提及此事,亦觉不可思议;但由此又令我想起,如果妈妈有类似的感应能增强她念佛的信心,那就好了。

  事情发生后数天,我与cindy起程返港,这次备有精致的礼盒,内放有两款莲花送给妈妈。妈妈只要静下来就会打开礼盒,拿出其中一朵莲花置于盒盖上,对著这对莲花数著念珠念佛。后来cindy还帮忙做了十多朵莲花布置在屋内的四周,藉此提醒妈妈勤加念佛,难得cindy与妈妈能一见如故。

  当我俩到港后头几天做早课时,闻到异香满室(类似檀香味),这又令我想起,可请妈妈翌日与我俩一同做早课诵读《无量寿经》。虽然妈妈听不懂国语,我可以逐个字指给她看,念给她听。翌日早上,妈妈坐在中间,读了一会儿,她要求我俩读慢些。不久,异香又遍满空间,我当时即示意妈妈,她后来表示已闻到;我很感恩佛菩萨,妈妈终于得到感应了。

  我俩只留港九天,离开那天因家父在大陆仍未返港,大哥不放心妈妈独自一人在家,因此,当天妈妈就搬到大哥处暂住。怎料妈妈睡到半夜时,突然气喘得很厉害,须即送医院。

  大姐记得很清楚,八月廿八日那天,妈妈突然自己提出要入医院,此后病情虽然日趋恶化,但神智清醒,没有痛苦,只是常常闭上眼睛。在这段日子里,我暗自担心,妈妈临终时,我是否有可能为她助念?

  在妈妈往生前四、五天,我做了数十朵莲花,送到这儿某医院的卖物会中与大众结缘(免费赠送),除了令人心生欢喜外,亦可藉此表扬佛教的精神与特色。莲花乃佛教的标志之一,代表清净无染;当天还送了第一朵莲花庄严这儿一间佛堂,返家后即挂电告知妈妈;外子亦同时在电话中请妈妈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求生净土。那几天,妈妈虽然没有怎么说话,但仍保持一向习惯,与我在电话中称念佛号。

  九月廿一日中午,即妈妈往生前两天,二哥来电说刚接获港方通知,妈妈已危在旦夕,于是我俩决定翌日飞返香港。不久之前,我曾给了二哥一份印光大师开示之《临终三大要》,据知他已看过。

  当晚到达医院后,妈妈仍很清醒,我立即请出三圣像、《无量寿经》。放置四字音念佛机于妈妈耳边,盖上往生被,最后替妈妈供上莲花一朵,她还高声说了一句‘好漂亮’。于是我开始跟著念佛机的音律进行助念,并向妈妈作提示,直至深夜返家。

  怎料翌日早上,大哥突来电话告知,医院方面有人一早打电话来通知,说院方规定不许人们在医院作任何仪式。于是大家决定转送妈妈到别间医院,结果约中午时分,妈妈被送到一间天主教私家医院。到达那儿不久,遇到该院的护士长,她向我们建议,请佛联会的助念团来帮忙助念,并说如需要找殡仪馆,可跟她在那儿当董事的姐姐接触。于是,我立刻联络佛联会一位董事,她答应尽量找人来帮忙。而在这段转医院的过程中,观察到这位负责看护妈妈的私家护士朱姑娘,与妈妈很投缘。她说早一晚(即妈妈往生前一晚),她下班之时,临走前曾劝告妈妈,在见过子女后就好离开,不要在这个世界受苦。并问妈妈翌日会再见她否?妈妈以浑厚的声音回答:‘当然会啦!’

  妈妈被安定下来后,我又开始在她床边念佛,偶而参照《临终三大要》向妈妈作提示,她只是闭上眼睛,没有说话,面容安祥。另一方面,我等一直期待助念团来帮忙;直至妈妈弥留之际,大概是下午四时左右,与妈妈较缘深的三表哥与三表嫂亦赶到。

  当妈妈往生时那一刻,约下午四时三十分,在场各人纷纷自动跪下一起助念,那种庄严的情景实在令人难忘。朱姑娘后来告诉我,她当晚助念过后返抵家中,佛号声仍不断在耳边响。后来我又找到小姑及旧同事陈美铿来帮忙助念,但佛联会的助念团始终无人到达。

  妈妈往生那天刚好又是中秋节前夕,所有为妈妈助念的人,都是她所认识的。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助念后,本来张开的嘴唇已合拢起来,面容亦显得很安祥。

  事后朱姑娘向我提起,每当她本人放假,由陌生人接替看护妈妈时,她就不下床及不愿进食。

  大姐也提到,妈妈往生前两天,当妈妈知道等会儿有多位亲友来探望她时。她语调平和地说:‘不用啦!不用麻烦人’。

  大哥透露,妈妈往生前约两星期,她曾向大哥哀求让她走。因为大哥很孝顺,千方百计,访寻名医,想令妈妈寿命延长。

  一直以来,我们都担心家父会禁不起妈妈离去的打击,但妈妈往生后,他显得平静。后来才知道,原来妈妈往生前几天,家里神柜上面的观世音菩萨和身旁的金童主女像,同时无缘无故倒下。由此令家父相信,妈妈寿缘已尽。

  跟著,我等开始办理妈妈的身后事,但首先是要解决她的安葬问题;妈妈生前曾分别向我等子女提过,她百年之后,希望安葬香港,但家父早已安排好风水在大陆;于是大哥建议二哥执笔写信,向家父详细说明原因,并由大家签名。结果,在佛力加被下,父亲同意妈妈安葬在香港。

  后来我有机会与这位菲佣详谈,她说那天下午四时至五时之间,她正在客厅打扫,忽然不知从那里传来阵阵从未听过的音乐声,是有叮叮声的,很好听。于是随著音声传来的方向跟著找,发觉是从屋尾主人房内的一张安乐椅后发出来的,音声很清晰悦耳,并告知我妈妈曾坐这张椅子看电视。我带了一盒四字四音佛号,有引磬声的录音带给她听,她证实是这音调,她说妈妈人很好,有天使来接引她上天堂。

  她本人在老家曾受过高等教育,当过教师,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兄嫂已雇用了她六年之久。后来她有兴趣跟我学做莲花,她做了一朵送给一位病中的中国老婆婆,后来知道这位婆婆将之供佛,另一朵送给她的亲戚带返菲律宾,她有意送莲花给教堂。

  妈妈的安葬问题解决之后,二哥就照著那位在医院认识的护士长介绍,与殡仪馆接触,原来她的姐姐是——香港很多人熟悉的世界殡仪馆董事兼化妆师——陈美龄女士,彼此倾谈,原来她是我在香港一位旧同事的姐姐。陈女士对我们非常照顾,一切亦安排得很周到。由于距离出殡日期还有两星期之久,我灵机一动,想要多做莲花在殡仪馆与各亲友结缘。因二嫂及其子女数天后会回港奔丧,故可请彼等带来外子已准备好的莲花材料,及配件等物回港。与此同时,想起妈妈名叫‘秋莲’,刚好也是在中秋节前夕往生。

  接著是请法师替妈妈做佛事,在澳洲雪梨已闻说香港《菩提学会》的永惺法师很慈悲,于是决定与菩提学会接触。那天早上第一次打电话去,凑巧就是永惺法师本人接听,适值当天中午,法师须前往大陆数天,故约好回港后才见面。

  妈妈往生后的一星期,我突然想起好友cindy,于是打电话给她,请她有空,可过来参加妈妈的丧礼,她翌日迅即抵港。我们实在很需要她的帮忙,尤其妈妈与她很有缘。

  与此同时,二嫂与两子女已抵港,大家一齐参与做莲花,家中每天都有热心的亲朋戚友上来参加做莲花。

  数天后,我与cindy一同前往拜见永惺法师,因妈妈的佛事安排在农历九月初一举行,当天亦是菩提学会做十天法会,读诵大般涅槃经的头一天,法师将会主持这个法会,故未能亲自替妈妈做佛事,但适逢这个因缘,可替妈妈设立超荐牌位在法会中,可谓因缘殊胜。

  到了做佛事前几天,突然有台风逼近香港,三号风球已高悬,预料做佛事那两天会到港,我们担心可能须停棺延迟土葬,怎料那天台风临时转移方向,风球随即卸下。

  守灵那晚,两位兄长发觉,虽然过了两个星期,但妈妈的遗体仍很柔软,面容显得更庄严。与陈美龄女士谈起此事,她亦感到稀有。因过去两星期大家的齐心合力,结果有数以百计的莲花送到殡仪馆与大众结缘。

  翌日菩提学会有多位法师来替妈妈做佛事,佛联会的助念团也来帮忙。当日天色甚佳,妈妈得以顺利安葬。

  这次妈妈的往生过程及佛事做得如此圆满,除了冥冥中有诸佛菩萨慈悲加被、安排外,亦仰仗于家人的齐心协力,亲友与各佛教界朋友的热烈帮助、支持及回向。在此表示衷心感谢!阿弥陀佛!

  —摘录自《妈妈您好》一书

 
  • 上一篇:将此身心奉尘刹
  • 下一篇:决定往生
  • 佛教印经网(www.fjyj.cc)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子邮件:fxhfls@163.com 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佛教印经网部分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
    佛教印经网 中国佛教 印经 助印经书 佛学弘法 佛教印经 印刷经书 基础与问答 教育与孝道 诸佛菩萨信仰 经论文库 女众学佛 临终与超度
  • Powered by V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