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佛感应与体验 >> 内容

几则念佛感应故事

时间:2009/9/20 23:32:10 点击:1915

经书免费结缘邮寄
经书助印目录和说明及帐号
助印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网站域名:www.fjyj.cc www.zgfj.us
近期将印刷的经书目录请直接咨询我们。

作者: 释净宗
  孝子为母念佛胃癌得愈
  我母赵香兰,住山东德州,今年六十五岁。五月份发现得了胃癌,不能起来,我在上海打工,知道母亲有病就念佛为她回向。后来电话说母病危,我便带着佛书、佛像、佛珠回去。我也是今年来上海受二姐王恒梅居士劝,才信佛念佛的。
  我回去看见我母亲胸口有拳头大的包,躺在那看得特明显;喝一杯牛奶要分三、四次,二、三个小时。当晚我就为母亲念佛;第二天还是念佛,晚上我发愿戒杀生,并愿损十年寿给母亲,每月为母亲放生一次,一直到现在都这样做。因我母亲年轻时杀生太多,我们老家在东北大山沟,没人说佛法,大家都不明理,有没有别的生活来源,家家都靠杀卖一种山蛙还有蛇什么的过生活,一杀就很多。
  第三天我背母亲再去医院检查,还是癌,大夫说:手术不了啦,最多过不了一个月,回去吧!我背她上下楼时,简直象感觉不到重量一样,因为她已经瘦得皮包骨了。母亲说我背她的时候,胸口那个包搓得她痛,母亲在我背上,我也试得出那个包来,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母亲她一步都不能动,只能背着。
  没有办法,我还是为母亲念佛。但第四天母亲就能吃饭了,早晨吃了一碗稀饭,一碗大米水饭,四个鸡蛋,还有菜。从此以后,一直饮食正常。我在那前后共呆了九天,见母亲已大好就回上海了,我走的时候母亲胸口的包还在。
  在上海又呆了十多天,知道母亲已经健康许多,这次我哥俩就一道回去了,准备给母亲做手术。回去一看,母亲胸口的包已经没有了;叫她去医院再检查,她说什么也不去。
  生病期间,我也劝母亲念佛,母亲也愿意念佛,但是一张嘴念佛就打困盹,不念佛反倒精神。现在她有空就念,身体好了,能做饭,除家务处全念佛,每天一、二万声。很多邻居老人看她念佛好了,都想念佛,我拿回去的书他们都想看。
  秦艳权 秦艳君 述 释净宗记 二00四年十月三十日 于上海 

  我在东北老家时并不念佛,来上海头一天,我二姐让我念佛,我就开始念佛。大约五、六天后,天天梦到我父亲,受罪没钱花。
  我父亲已去世十多年了,我在东北从来没梦见,怎么跑到上海这么远,反而天天梦见?我问二姐,二姐说:你父亲在受苦,需要你给他功德,好救他。你以前不念佛,没有功德,他找你也没用;现在你念佛了,就有功德了,所以他来找你,天天晚上托梦给你,这是感应,不分路程多远,不管你在哪里都能找到的。
  二姐让我七天期间,一0八粒的念珠每天念二十一圈回向给我父亲。我一开始念的时候就不再梦见,直到现在都不再梦见他。我父亲应该是被佛救了,不再来找我了吧。
  秦艳权 述  释净宗 记 二00四年十月三十日 于上海 

  王恒杰,今年三十三岁,自说从十五、六岁起,平均每月总有二、三次做梦,梦见有人说她欠他们的钱,向她要钱,不给就打,有男有女,披头散发的;而且她也老生病,不是这痛就是那痛。
  今年七月来上海,受她二姐王恒梅居士的教导,开始念佛,就再也没有做那样的梦,身体也好了。
  王恒杰 述  释净宗 记 二00四年十月三十日 于上海

  十九年前,我买了一头牛拉木头,小牛仔一、两岁,可喜欢了。我一手照应它,从不愿意借给他人使,挺爱惜。它干活有劲,肯卖力,一般再大的牛只能拉七、八十公分的木头,我这牛个不大却能拉一、二米的木头。套车的时候,只要一掀开它自己就进去。每年冬天能为我挣好几千元。
  我和它也就好象弟兄一样,有感情,相互能感通。它即使不再眼前,我也知道它在哪山沟,有多远,一去果然在那。
  后来十多年了,老了,不能干活了,走路都无精神了,便卖给了杀牛的。当晚就梦见牛掉眼泪,第二天我又去看他,心里挺不好受,喂他一些吃的,他一口都没有吃,知道晚上就要杀了。
  从那以后,经常梦到这牛。他有时在梦中追我、顶我,有时警告我给我预示;一梦到这牛,第二天准不顺,多年的规律了,所以后来梦到牛第二天我就不出去干活了。想来这头牛还一直跟着我,可能对我又爱又恨吧。
  我来上海还梦见几次,二姐让我念佛七天,每天一百零八粒的佛珠二十一圈,念完回向给这牛。从此就再也没梦见,应该是乘佛功德超生了吧。
  秦艳权 述 释净宗记 二00四年十月三十日 于上海


  王乙招老太太,今年八十八岁,农历八月初二,预知时至,往生净土。
  老太太,我曾接触过几次,告诉她念佛,大约有半年时间了。她也念,但是是阿弥陀佛、观音娘娘混在一起分不太清的那种。
  前一段病重快死时,她托家人一定找到我。她对我说她想自杀,我说你可不能自杀,自杀下地狱,可受不了。她听我这么一说,就说:‘我不想下地狱,我想上天,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联系联系,看看有什么办法。’她平时最相信我,认为我神通广大似的。我就一口答应说:‘你念阿弥陀佛,我明天就跟阿弥陀佛说,你一念他就到。’她听我话就开始念佛,当天我们在那共念了一下午。
  过了七天,下午二点她就要求冲凉(洗澡),说她要走,晚了来不及;而平常每天都是下午六点才冲凉。她家里人都不相信,一直延到五点才给她洗完澡,结果七点就走了。
  家属打电话,我们九点钟赶到,在那念佛,到第二早晨二点,见有大碗粗的白色光柱从门口进来,直射亡者。当时除一人疲劳打盹没看见,其余五人全看见;莲友顾丽群看见西方三圣,跟自己供的一模一样,进来绕了一圈,她当时激动地就想说,被我拦住,我还是让大家一心念佛,事后才问她是怎么回事。
  想往生还托我先打个电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广东仁化 潘素芬 述 释净宗 记 二00四年十一月四日

  我和母亲都不识字,就喜欢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没什么事时经常晚上坐在那一念就到大半夜。
  母亲今年已八十六岁,起居皆需要照料,平时我们母女同住一室。因老人行动不便,又希望随时能见到佛,五月十七日,便请邻居关信田居士在老人卧室安奉了一张庄严的南无阿弥陀佛圣像。
  五月二十晚九时许,我与母亲正念佛时,突然发现满屋白亮,连绣花针掉到地上都能见到,从来没有见这么亮的光,而且不刺眼,全身舒适。这时我问母亲:‘您见到白光了吗?很亮。’而母亲说:‘我早就看到了,好半天了。你才知道啊。阿弥陀佛一会儿走出来,一会走进去,总微笑不说话,真让我看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就这样边念边看,一直延续到凌晨四点许。可让我不解的是,我始终见的是白亮的光,而母亲见到的是佛与光同有。
  母亲说佛就在像上,安在卧室大小解都在里面,不恭敬;所以又请关居士把佛像移到了外屋。
  念佛,佛光来照;念佛,佛从像出。一句佛号真是不可思议!
  净宗按:九月二十九日我们到高碑店,听关信田居士说起此事,晚上特意去周居士家,看望她们母女,并当面听她们说。因嘱关居士笔记。
  河北省高碑店市 周尚清 述 关信田 记 二00四年十月十七日

 

 
  • 佛教印经网(www.fjyj.cc)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子邮件:fxhfls@163.com 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佛教印经网部分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
    佛教印经网 中国佛教 印经 助印经书 佛学弘法 佛教印经 印刷经书 基础与问答 教育与孝道 诸佛菩萨信仰 经论文库 女众学佛 临终与超度
  • Powered by V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