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放生文集 >> 内容

放生感应奇迹记 三

时间:2009/10/27 15:18:27 点击:1498

经书免费结缘邮寄
经书助印目录和说明及帐号
助印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网站域名:www.fjyj.cc www.zgfj.us
近期将印刷的经书目录请直接咨询我们。

历劫重生忆观音

吴衍辉/南投 

 

常言「母子通心」,三月二十四日这要命的一日,整个上午心悸忐忑,一股莫名的躁郁,压着心头,挥之不去。下午二点,铃声骤响,怵然屏息,电话那头是雾峰警分局:「吴衍辉在丁台路段发生车祸,很严重,目前大里仁爱医院急救中,请速到医院办手续!」

 

啊!晴天霹雳,遭诛一击,我一路狂喊:「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救救辉仔,可别出命!」

 

赶至医院,医护人员告知很危急已送进手术房,因不能及时连络上家属,只好请调解委员会主任、警察作证代为签名。闻毕,全身颤抖,跌坐候诊室椅,茫然抽搐,不知所以。

 

湿冷的空气,凝结慌乱的思绪,波诡云谲,喧沸错置时空,扰人魂飞魄散,心神恓惶。猛,念头一闪「找师父!」急忙透过侯师姐、陈师兄帮忙请示上圆下因师父,师父答云:「放生功德最快消业障,必须尽快放生,还要虔诚恳切的心,求观世音菩萨」。

 

瑞宏师姐马上到草屯附近鸟店买鸟放生,伸港洪师兄、水里洪师姐及侯师姐,亦各自在不同地点购买水族放生。大伙儿念佛、拜忏,抄写金刚经,集中念力,齐心回向。

 

开刀房外惊悚十二小时,佛号不断;中兴念佛会莲友,轮流驻颂,梵音响彻整个医院三楼。上照下因师父嘱共修会三天的危险期中,虔诵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力持菩萨圣号及大悲咒。还有南投龙泉寺莲友亦交心奔走,纷至杳来的关怀、沁人心脾,芳香室外回廊、远近薰染。

 

翌晨主治医师徐雷泽先生出现,却不断摇头,说情况很不乐观要有心理准备。因送达时瞳孔已经放大,血压只剩五十~四十,前额头右边破裂,深及脑部,脑髓稍有溢出,右手肘骨、右大腿及膝盖全属开放式骨折,人完全呈昏迷状态。徐医师走到衍辉左侧用力捏一下衍辉的手臂,辉仔抽了一下,徐医师惊觉,「快!快!有反应,赶快救!」

 

乍现生机,守着加护病房,至心虔诵南无观世音菩萨,念念掏心,不敢怠慢。天天居士帮忙放生,衍辉的病情也一天一天地进步;第十三天终于脱离险境。恻怛不安的心,才暂获舒解,然而思及连日来师父与莲友们的辛劳协助,铭感五内,泫然涕零,久久不能自己。

 

脑神经外科曲医师说:「这是奇迹!」记得衍辉醒来的第一天,迷惑的问我:「妈!我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医院?」还来不及意会,一句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的牵引,衍辉道出:「妈妈!本来我一个人呆在很暗的地方,没有人理我,忽然天上出现很多像球一样会发亮的东西,我随手抓住一个,打开一看上面写著『南无观世音菩萨”,可是一下子又不见了。天空恢复黑暗,于是我念着菩萨圣号,突然,观世音菩萨从地上一直浮上来,好高好大,全身是金黄色,抬头望着菩萨,菩萨坐在莲花上对着我微笑;同时又对我比了比手势,继而天空再次出现好大好大的字—“南无观世音菩萨”,排成一排,非常非常的亮,照射我身,且愈靠愈近,愈靠愈近...。妈!我怎么了?」涕泪如滂沱江河,纵纵涟洏,佛力加被,菩萨恩德,无以复加,倾囊相报,岂能尽答。

 

嘹亮法音,遍洒水面,声声佛号,盘荡潆洄。迎风而立,极目江心,光可鉴人的漪涟,鱼跃顺流,逐浪随波;激扬生之喜悦,卷覆累劫病恹。

 

回首前尘,垂泪感恩;若不是每月例行参加上圆下因老法师举办的放生活动,数年来结善因缘;生死交关处,心坚石穿,奉「放生赎命」之圭臬,那能救儿逃过一劫!

 

「凡我所放一切生命,以及十方无尽有情,尽得度脱」——传情所有坚持放生理念,不退菩提心,连年日月,孜孜营营者。

 

今种九品莲,来世西方会!

 

至仁所感,惠及群生

苏脑/彰化县员林镇 

 

苏脑居士,不识文字,赋性澹如,温厚慈爱。十余年前,伴同修至三总候诊,见医院中,人潮穿梭,面露愀容,叹人生苦短,却为病魔所恼,业力窥伺,无常迅速,顿有所悟。返家后,立断荤食,皈心三宝,称念弥陀。倘非根器素利,于此浊恶世中,何有此大智慧?实自诩聪明智巧者,望尘莫及。

 

而后,行住坐卧,一心念佛,句句了然,捻珠计数,不敢稍怠,日久,功行渐深。某日,于厨房中,清洗菜肴,倏尔,右侧墙上,五彩金光,屋内乍亮,光明满室,宛如极乐。

 

又一日,坐椅,闭目念佛,忽见金身弥陀,立于桌上,旁有数朵金莲,闪闪熠熠。见此瑞相,虽有疑惑,不惊不慢,谦卑启请,近邻叶居士,经典上有无阐释?

 

叶居士:「老菩萨,您老实念佛,老实者,得一心,与佛感应道交,可谓含明显拙,珠藏衣里......。」

 

老菩萨:「没影啦!我不认得字,业障很重。」

 

八十六年中,手足关节热痛,前往台中荣总检查,确定罹患风湿性关节炎,服药一年,未见好转,再于沙鹿光田医院,就诊一年,亦无法控制病情,医生告知,风湿很重,约一般病人十倍。此时两足僵硬,行止惟艰,甚连穿衣,皆须家人服侍,生活起居,无法自理。病发时,百节如焚,痛入心扉,身如行尸,一心待死。

 

严重之际,恰逢叶居士返回老家,顺道来探望,即建议上山请益上圆下因老法师。

 

师父当下开示:「要放生,尤其是每月百、千人的大放生,集合众人愿力,消业最速,平日居家,于市场购物,亦可随喜放生。」

 

老菩萨:「双脚无法弯曲,礼佛困难,只能坐在床上念佛,是否不敬?」

 

师云:「万法唯心,情非得已,心存敬念即可。」并勉励在场居士,效法老菩萨,于佛法之主敬存诚「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依一句弥陀圣号,融化一切苦痛。

 

老菩萨敬师德行。返家后,不论是师父每月的大放生,或自行随喜,咸竭力为之。

 

其间,曾有两次病危,睡梦中,见阿弥陀佛,前来告知:「汝病难愈,愿随我至西方否?」

 

老菩萨,喜出望外,连连点头称是:「愿意,我决定要去。」

 

次日,请示师父,师父开示:「勿执着梦境,勿起心动念,只须老实念佛、放生。」

 

放生历时约二年,渐入佳境,双脚行走,弯曲无碍,可礼佛,起居穿衣,已无困难。

 

蕅益大师云:

 

「杀生即杀自心未来诸佛,放生即放自心未来诸佛,若放自心未来诸佛,即真念佛三昧,修此念佛三昧,是恒转法华经百千万亿部也。」

 

俗谚云:「医生医病,不医命。」一旦业障现前,医药束手无策。但老菩萨念佛愈坚,放生愈笃,藉此功德,乘愿还业,待他日浊世缘谢,莲邦缘熟,必得花开见佛。

 

悲心济物,自感业消

戒妄居士/台中市 

 

戒妄居士,行世仁慈,乐天知命,工于书画。初信基督,不识佛法。后因公公,重疾在床。听闻观音,广大灵感,寻声救苦,倒驾慈航,普济群萌,画佛功德,殊胜无比。乃发愿,画观音,祈求公公,病体康复。

 

画前,沐浴更衣。画时,摄心一意,一笔一称,一画一念,观音圣号,至诚恳切。画作既成,公公病体,得复原无恙。为感佛恩,合掌礼拜,突见观音现身,光彩耀眼,立体巍峨。眉间毫相,普放光明。声出梵音(唵),震古烁今。居士见状,惊喜万般,即又礼拜。

 

后觉身处太虚,邈无边际。观音心通:「汝欲观我法相,无量无边,虚空皆是。」嗟呼!观音菩萨,悲心遍十方,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为之说法。因感居士真诚,现身说法令其皈心佛门。自此,居士断肉食素,一心向佛。

 

后有因缘,先后皈依上忏下云法师、上圆下因老法师,蒙师庭诲,专持念佛,唯心净土。经年累月,念佛不断,心生欢喜,常终日唱诵,不觉疲惫。大势至念佛圆通章:「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戒妄居士,心心在佛,故二度梦中,见佛开示法要。

 

居士宅心仁厚,处事有守有为。待人谦冲和蔼,热心助人,常生忏悔,遇有疾病,亦效观音,缘起大悲,愿代众生苦,得周遭友同赞,称之善知识是也!

 

谈及放生,戒妄居士心生惭愧,初时被无明知障所蔽,并不认同。悲哉!何以如居士之智,尚为世间短见所碍,可见放生功德殊胜,却为难信之法。犹记师曾开示:「放生法门,功德第一,上通天府,下抵幽冥,非大智大慧者,莫能轻信。其至真至简,三施皆备。但末法众生,却鄙夷讥议,视之为无物。」

 

八九年初,因缘成熟,同莲友上山,向师求法,知师每月领众放生,遂有莲友邀约参加。居士允诺,并推己及人,广邀台中莲友,共襄盛举。

 

不料,世事难解,旦夕祸福,悄然自来。大放前数日,与同修共骑机车,路经干城街口,突被冲撞,飞腾而出,摔落地面,头部、四肢挫伤,就近包扎,医师诊断,伤势不轻,需一个半月,始得复原。居士自觉,乃业力牵引,遂有此劫,故未告罪对方。忍着伤痛,拜佛忏悔。

 

翌日,除手足伤痛外,头重晕沉,眼睛模糊,视物昏眊。小姑来电,规劝就医检查,恐有脑振荡之疑,但眼看放生在即,诸多要事待办,如何分身,乃一心恳求,诸佛菩萨加被。下午,至许居士诊所治疗,趁机听闻感应,信愿倍增,毅然成行。

 

放生当日,冷雨霏霏,天色黯淡,清晨四点,撑着病体,踉踉跄跄,随众上车,一路巅跛。强忍不适,闭目凝神,沿途佛声不绝,直抵目的。然此次放生,远在基隆海口,地处台湾至北,逼临海洋,望着窗外,浪涛汹涌,拍打岸石,铿然有声。忆己伤痛,心中慨叹,果海逆流,命如昙花,一气不来,便入轮回。当车驶近现场,远处传来,佛音阵阵,叩动心弦,顿时精神抖擞,意气昂然。

 

七时许,车抵现场,雨势加大,注如倾盆,满地污泥。众人不畏,天候恶劣,循师念诵,放生仪规。身着雨衣,口称佛号,众志成城,将诸物命,放之大海。居士见状,悸动莫名;慈心悲愿,油然而生,忘却伤痛,加入行列。当一桶桶物命,随手送出,身上伤痛,亦一滴滴消失。叹哉!有道是「心若空时罪亦亡,慧日消严霜。」戒妄居士,慈悲喜舍,视物一体,无畏布施,果感业消。

 

末了,师父慈悲,以赫利为众加持,居士亦然,制心一处,长跪师前,虔诚观想,十方众生,同受加持。师将赫利,持放额头,顿时眼前,一片光明,宛如拨云,清晰见日,伤轻痛减,身心自在。

 

如今,戒妄居士,除念佛外,极力护持,放生法会。平素,以念佛持戒为正行,以放生行善为助缘,二者秉持,岂不双美。借此,与众同勉!

 

背觉合尘,悯众生八苦交煎,放生得度

净雪居士/嘉义市 

 

李炳南老居士:

 

「一切众生,不但是过去父母,亦是未来诸佛,你放它的性命,你就是菩萨。」但世人食肉,视所当然,乃恣意杀生,滋养己身,劝其戒杀、持素、放生。反言,食肉者,身强体健,持素放生者,亦多病苦。殊不知因果通三世,岂肉眼凡夫窥其端倪?今朝赎命放生,身虽小差,正可重报轻受。若持长远心,诚信放生功德,随缘顺受,又能念佛,来日必蒙佛接引,离此苦域,登彼乐邦。

 

净雪居士,孝敬慈和,勤俭自牧,深娴妇道,家庭之间,长幼和赓。于六十一年生产时血崩,因输血感染C型肝炎,致肝轻微硬化。且血小板、白血球数目,较常人最低标准少1/3,体如蒲柳。家人对她参与放生,并任嘉义地区负责人一事,不表赞同。然净雪居士,智慧非常,真信因果,蒙上圆下因恩师开示,了知人之有病,缘于宿世杀业,而放生可速还。故愿力甚坚,家人为其折服,由反对至认同,进而合家护持。数年来,有感应,亦有逆境,但她既具决心,而又有恒,无可动摇。

 

为鼓励嘉义乡亲,参与放生,初以印光大师放生十大功德,循循善诱。继而善巧方便,发心游览车、早餐。若遇放生地点在南部,义不容辞,负责百、千人打斋事宜,素粽、炒饭食之令人齿颊留香,赞不绝口。且感恩师父,给与机会,与诸位放生大德结善缘。几年来,有居士因参加放生,法喜充满;但亦有参加后,身反有病痛而退缩。故人数加加减减,多时六部车,少则一部,惟净雪居士,彻始彻终,只要有人愿意参加,必尽力相助,以利他无我自勉,故有游览车专程由嘉义绕至白河载居士之事,又因责任心重,放生前晚,几乎夜不阖眼。如此心量,仍谦卑自称,业障深重,毫无修行,其实六度早已融入其中。

 

八十七年九月,于嘉义荣民总医院体检,发现肝脏有0.9公分肿瘤,遂发愿除参与师父的大放生外,并在家人护持下,自行放生,四十九日不间断,事后再复检,肿瘤已消失。因其信师真切,依师言去行,转危为安。

 

长年护持,挚感欣慰,莫过于家庭圆满。当年长子成婚,欲用素筵,但家人以亲朋好友,几无人吃素,加以反对。针对此事,请示师父,师云:「用荤食,放生功德有漏,可诚心祈求观世音菩萨。」净雪居士,一面求菩萨加被,一面以喜宴不宜杀生之理,耐心的与家人协调,最后同意用素桌,且宴客当天,宾主尽欢,和谐圆满。

 

二儿子,数年前,留美归来。于高速公路出车祸,前后车辆,车毁人伤。虽饱受惊吓,但冥冥中,似有佛力加持,安然度此一劫。

 

每月放生前、后,净雪居士,必遭病厄及种种阻碍。但烦恼烈焰,正是智慧炉冶,藉此历事炼心。金刚经云:「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此小苦,了无量劫恶业,愿临终往生无碍,捷往西方。

 

(附注:出书前,居士捎来喜讯,日前于圣玛尔定医院体检时,白血球、血小板数目已接近正常值低标,左耳时有耳鸣,亦不药而愈。)

 

梦境成真

黄素瑜/台北县三重市 

 

每晚入睡,总希望进入鸟语花香的世界,徜徉在莲花池畔,静听法音宣流。无奈日日辗转,夜夜难眠,梦魇缠卷,如此阴阳交会,虽然虚幻不实,却是成长过程中难以擦拭的痕迹。某日晨起,竟发现昨夜梦境成真,难抑心中喜悦,原来在这多苦坎坷的短暂旅途,也可以筑梦踏实。

 

浮生几何?虚掷半百,只换得皮囊病不休。乳癌、子宫肌瘤、卵巢积水交相来袭,腹满胀痛,无法碰触。面对人生的无奈,生老病死的递嬗,宿业催讨,已能淡然处之。乳癌开刀前夜,平静地在佛前燃香,向累劫冤亲债主忏悔,希望此生修学,有所成就,能与之共同离苦。

 

开刀前后,三次偶遇李师姐,每次见面,总热心邀约,一同放生。或许缘份未到,前二次再三婉拒,其实心里想着,放生要跟对师父啊!切不可盲从,最后她拿了书(放生问答)及录音带与我结缘。

 

一星期后,展阅书中内容,经典及祖师大德开示,启迪慧性之窗,重拾生命生机。但仍不敢骤下决定。再经上洧下融、上妙下融两位法师,审慎阅读后,一致赞同,始参与放生。

 

癌症本身或许没那么可怕,一旦蔓延扩散,则如摧魂般,让人形销骨毁,恐惧转移的阴霾,在心中挥之不去。每至放生现场,无尽的海,是天然许愿池,掷一枚诚心铜币,盼祈求有所回应。

 

犹记第三次参加后,当晚入睡,梦中感觉腹胀,想排尿,突然尿道伸出半条黑蛇,随手拿了卫生纸抽出,连续三条,肚子不胀很舒畅,但直觉仍有余蛇未出。

 

梦后苏醒,犹如梦中景像,如厕解尿后,腹消胀缓,触之无痛觉。

 

另一次梦境,同样发生在放生当天的夜晚。看见乳房流出乳汁,即叫唤身旁的小男孩,赶快过来喝奶。

 

「那个不是奶!那个不是奶!」

 

「是啦!是啦!你赶快过来喝。」

 

「不是!不是!我不要喝。」

 

此时顺手拿起免洗筷子,往乳房一夹,夹出一条虫,头上有两条须,体长约十三~十四公分。

 

梦醒后,时有胀痛的乳房,豁然痊愈。

 

奇特的梦,美妙的感应,每月大放生,让我弥足珍惜。每当穿起救生衣,浸润在辽阔海洋,轻轻释放每一条小生命时,无始劫恶业,亦涓涓融化在观世音大慈悲海。

 

抬头仰望星空,遥远天际,有我最终的梦乡,那里有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届时将乘坐放生的云梯,飘向净土,和极乐圣众,形影相随。

 
  • 佛教印经网(www.fjyj.cc)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子邮件:fxhfls@163.com 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佛教印经网部分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
    佛教印经网 中国佛教 印经 助印经书 佛学弘法 佛教印经 印刷经书 基础与问答 教育与孝道 诸佛菩萨信仰 经论文库 女众学佛 临终与超度
  • Powered by V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