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放生文集 >> 内容

放生感应奇迹记 五

时间:2009/10/27 15:20:08 点击:1653

经书免费结缘邮寄
经书助印目录和说明及帐号
助印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网站域名:www.fjyj.cc www.zgfj.us
近期将印刷的经书目录请直接咨询我们。

婚嫁不宜杀生

林正直/鹿谷乡 

 

夫人在一生当中,自幼至壮,自壮至老,实在无时而不造杀业的。从怀胎十月,出生时称庆而杀生,满月再杀生,不久周岁又杀生。弱冠学成,因谢师而杀生。论及婚娶、议婚、成婚又杀生。有女出嫁要杀生。信神者,祠神要三牲五礼,又杀生。祝寿生日时,本欲长命,却来杀生。中秋团圆、除夕围炉、佳节喜庆,本为兆祥吉意,却是杀生。加以随喜杀、赞叹杀,积人一生,因自己而被杀害的生命,何止百千万数呢!

 

摒除其余不谈,单就婚嫁而言,男欢女爱,婚姻原是团圆之始,却来烹雌宰雄,杀母及雏。尤其现世众生,好大喜功,动辄百桌,号邀千人。一场喜宴下来,多少生灵涂炭,身首异处。试想,一间房子里,前场是个喜地,恭禧祝褔,百年好合,贺声连连,酒酣耳热之际。后场厨房却是个杀场,血肉狼藉,哀鸣婉转,剥皮刮鳞,刀俎汤镬。可叹啊!未招吉庆,先造杀机,万古深仇,何喜之有呢?

 

莲池大师云:「婚礼不宜杀生。」又云:「婚者,生人之始也。生之始而行杀,理既逆矣!又婚礼吉礼也。吉日而用凶事,不亦惨乎!」其苦口婆心,谆谆教诲,然能彻悟体行,悲智双全者,又有几人?

 

鹿谷乡林正直居士,体高魁梧,温文儒雅,感地纤细,悲悯恻隐。学佛之因,肇于练习气功。居士秉赋异常,早期跟随蔡氏老师习功,学至某层次,屡遇瓶颈,始终无法突破。蔡老师乃规劝正心念佛,去贪嗔痴,净心涤意,并诵经回向。自此,功法进步神速。后因缘成熟,皈依三宝,亲近上圆下因老法师,遵师庭诲,全力护持护生、放生,并负责师每月大放生前之买、点鱼工作,数年如一日,毫无怨言。

 

八十八年,经人引介,结识白惠瑜师姐,二人情投意合、鹣鲽情深、欲结连理。相偕于八十八年九月二十日完婚宴客。林家在鹿谷竹丰村内,素俱声望,居士成婚,乃村中要事。然而,面临难题,宴客是用荤或素?竹丰村乃山中穷乡僻壤,村民对素食毫无概念,若办素筵,恐村民无法接受。所幸家人并不反对,深明大义。正直居士深信因果,直言:「放生多年,见物犹亲,若办荤食供众食用,必屠杀万千有情,何忍为之?」遂毅然决定以素筵宴客,大小事宜,一手包办,其勇气可嘉,令人敬佩!

 

新婚燕尔,洞房花烛,乃人间大事。不料夜半,突然天摇地动,山崩地坼,轰然巨响,雷霆万钧之势,怵目惊心,令人骇然。众人夺门而出,才知地牛翻动,发生了举世震惊的九二一大地震。一个好好的结婚晚,竟落得餐风露宿的田地,也真够令人回味了。

 

翌日,由媒体传播中得知,中部南投地区,包括水里、集集、竹山、民间、中寮等地,灾情惨重。所见之处,断壁残垣,屋倒地陷,哀鸿遍野,死伤无数。家属槌胸顿足,泣血涟洳的画面,不仅令人鼻酸泪垂,柔肠九转。

 

比之其他乡镇,居士家中除屋壁稍龟裂外,并无大碍,村中亦大抵人畜平安。此时村民议论纷纷,众口纷纭,传言:「若非昨晚林家喜宴,以素筵祈福,少造杀业,鹿谷灾情绝非如此单纯,幸哉!幸哉!」所谓杀物偿命,少杀一命,多活一人,或许传言可信。居士以悲心悯物,不忍杀生荤食宴客,除自免灾殃外,福及同村,可谓功德无量。

 

人言百年修得共枕眠,夫妻聚首是缘,万世之嗣,生生之源。宗祧所恃,若恣意肃杀,种下寻仇恶因,是聚杀机于闺门之内。日后夫妻怨怼以待,甚则反目成仇。

 

古德云:「一下箸则万钱,一染指则千命。」倘能以素代荤,以生代杀,则夫妻相敬如宾,恩爱百首,子贤孙孝,生生不息矣!

 

呒通钓鱼,钓鱼会破病(台语)

刘演富/台中市 

 

迷时千般错  梧时业重重

 

壮年时期的刘演富先生,因心肌梗塞、瓣膜脱垂疾病,必须长期服药控制,二十年来倒还活动自如。七年前退休,优闲的日子,开始拿起钓竿,排遣时光,钓尽附近大小水池,体贴的太太中午更亲送便当。甚至远征嘉义等地,总是丰收而归,分饕左右邻居,钓鱼期间健康竟好得出奇。

 

可惜,好景不长,一年后,两腿内侧长了许多脓包,太太这才惊觉,钓鱼乃杀生行为,力劝停止垂钓,自此脓包才渐渐结疤复原。

 

唯体能陆续亮出警讯,先是食欲不振、伴随失眠、吃的东西过喉即吐,几乎就快断气;只要一发病就得急诊,荣总、中山、沙鹿童综合医院,三地跑,苦不堪言。

 

去年经戒妄居士介绍,上山请示上圆下因老法师,师父即刻告诫须茹素、放生、拜佛求忏悔。刘居士深怕吃素没营养,请求师父可否只吃早素;师父答云:「病况这么危急,非下猛药不可,怎可只吃早素!」孝顺的儿、媳立即表白愿陪父亲吃素,因此憾动父亲,且全家皈依。下山后,至素食店用餐,刘居士吃了碗素鲁饭,食下之物竟不再吐出,家人莫不讶异。

 

日后仍不断寻医,也于灵岩山寺台中道场做了场超渡法会,似乎没有太大转机。当医院彻底心脏检查,才知主要病因为心脏瓣膜闭锁不全,造成肺积水,压迫内部脏器,仍得按时服药控制病情。

 

于是转而积极放生,刚开始体能差,总在一旁观看。每每触及过程,捊掠一幕幕残伤物命的景象,不禁悲从中来,椎心泣悔。后来,坚持每次放生、必涉至海里,虔诵佛号,发露忏悔,协助搬鱼。如今气色逐日好转,再上山时,师父夸其病时、愈后,简直判若两人。

 

无明覆盖时,迷昧掩良知;非得死里求,才能及时悟。错把丹毒当甜蜜,误看霪霖为虹霓。本可控制的病情,无端转剧,钓鱼的果报,毋庸置疑,幸得善因缘,绝处转机。

 

奉劝世人:「呒通钓鱼,钓鱼会破病!」(台语)

 

只将此心,推及物类

张维哲/桃园中坜 

 

生命哀歌,娑婆频响;菩萨救渡,随化示现。

 

记得有位乘客回忆:「小时,母亲杀鹅。我见鹅悲吟,忽地!一蹬一蹬跳到眼前,头低垂,哀鸣不已,泪珠如豆,潸潸滴落。我知鹅祈救,急奔母前哭诉:“鹅在哭,不要杀它!”母怒道:“不杀,吃什么?”尽管哭红双眼,也挽不回!从此发愿,终生持素。」

 

有时,我们会这么说:我够仁慈、善良吧!既不偷、又不抢、也不杀人啊!

 

过去,我是位厨师,十八岁受习厨艺,先后到鸿禧山庄西餐部、铁板烧及复兴航空当厨师。十年来,想尽办法让美食锁住客户的心,于是割剖庖烙、残形杀戮,累年难计!直到一次煮活虾,才令我震慑地放下屠刀:这是一道水煮鲜虾,虾必须是活的,煮出来的味道才鲜美。那次,锅内放水,即刻倒入虾,盖紧;侍至定温,才起盖。当时带着狡狯的心理—没见过活虾是怎么死?遂低下头,缓缓掀开——吓!怎么每只虾都直挺朝上,并排站正,两眼瞪大?这一幕,如此悚然惊惧!楞在那儿良久,突然,从前那些无以计数的生命扑入脑海,我冷颤不断,在我手下丧命的,何时会向我讨债?它们被我开膛破肚、剥皮分肢,甚至剁成碎肉,然后煎、炸、烤、煮,受刑无尽,如同地狱;那么,该偿之命债,该受之果报,岂容脱逃?而还敢言是个好人?若是,何众生受苦,却麻木不仁?自此,改行开计程车,同时放生。

 

放生未久,业报来现。未学发觉,胸口有颗如黄豆大肿瘤,不痛,有异味,长庚医师说是脂肪瘤,无大碍。但时间一久,瘤变如玻璃球大,家人皆劝割除,迟迟未决。有时沐浴,手触及,心中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三月后,瘤发炎疼痛,心中惴惴不安。过几日,传出臭味,化脓,将其余挤出;近一月,伤口自愈,疤痕全无。

 

护生画集里,有段长痈故事:

 

有个卖鳝鱼面者,每日杀几十斤,做三十年。到五十岁,梦两尾大鳝鱼怒目来咬,次晨两膝长痈,虽涂药有效;然鳝鱼不甘,续讨之,数日,竟溃烂见骨死。

 

两相对照,何其有幸。我早遇放生,知道忏悔,否则也同老伯一样受重报。

 

故凡事不能侥幸。去年九月,顿感身心疲累,想暂歇数月再放。念一起,夜半,胸口忽被压,喘不止,挣扎许久,大喊出声,家人皆惊吓。今年年节,假期长,计程可加成:或暂停放生,多赚点钱。妄又起,是夜,再遭逼压,几近昏厥,最后使力念佛,才起身。如此连遇异相,实非偶然,顿觉:「放生怎可懈怠,怨亲债主来讨,是因他们苦,急需功德助其脱离三恶道。莫贪钱财,业消,福自来。」一切明白,视放生为当务之急。

 

如今,末学之受病苦、财物耗减、怨亲来扰,此逆增上缘,为成就我。吾秉真诚心,善待一切,则众生佛性自显,明此无缘慈,同等布施。

 

放生而后重生

林雅淑/基隆市 

 

民国八十六年春末,为求家母病愈,至台北一处地藏菩萨庙发愿抄地藏经,未料,愚即在此得植放生茹素善因缘。愚自幼即苦于偏头痛,既长,情况日益加重,小毛小病亦不间断,为众人眼中的药罐子。缘此抄经因缘,庙里住持付嘱应尽早茹素,平日更应多行无畏布施;愚根器低下,未解无畏布施为何,竟未深究其意。如今回忆,当知放生茹素因缘种子于当时已然种下。

 

八十八年九二一大地震摇醒了惛昧沉睡已久的心灵,与同修反覆思考人从何而生?死归何向?生存价值几许?二人时于夜阑人静,长谈至夜半,却总无解。八十九年仲夏,加拿大之行可谓「重生之旅」。此行与同修何其有幸,得遇台中县太平市洪师兄与其同修,放生茹素因缘于焉成熟。在二位善知识提携接引,入得佛门,依上圆下因老法师授三皈依。师兄师姐软言晓喻下,了悟学佛真义,窠臼尽破、师兄复劝:「众生本是我父我母、我兄我弟、我姐我妹......将心比心就对了。」豁然开朗,放生茹索二事,其功德之无量,实为当务之急。自省观照,忆及童年残忍无知,犯种种伤害无辜小生命之罪,更形羞愧难以自处。每值夏日,愚即为蚊虫叮咬所苦;当年蒙懂无知,时以捕杀蚊蝇为乐,所杀生命不计其数,惭之愧之。

 

加国之旅返台第三天,幸值难得于台北举行之大放生,二话不说即欣然赴会。百万抢救而来的鱼类,前所未见。一部部载满物命的卡车前,井然有序的人龙顺势排开,一桶桶的鱼在一位位师兄师姐阿弥陀佛佛号中传送着,重获自由地跃入大海中。眼底所见,尽是前所未有的震憾—高挂的艳阳、汹涌的人潮、绵延不断的佛号、接续不断的鱼桶、挣扎不安的物命、撼人的悲心、得水的喜悦、鱼儿自由了—愚亦仿佛重生了。此情此景,让人既喜、又悲、还忧:喜悦今日鱼儿重获自由之难能可贵;悲怜旧日曾恣情食啖葬身腹中之无数生命;更忧心众生终日互相食啖之冤仇何时了。

 

如此磅礴之放生气势,奠定日后坚定放生之决心。台北放生之行后,与同修行小放生,于焉开始。夏末,几乎每遇周末即驱车前往渔港抢救将为盘中飧之沙虾;临冬、转往台北鸟街拯救斑鸠、黑嘴鸟或麻雀。虽所救命数极少,总思能力所及救一命是一命。犹记首次小放生,情景之殊胜,至今难忘。

 

首度放虾毫无经验,当念完三皈依,海浪一波波,虾桶往水中顺流一倒,见虾子入水随波逐流,安静异常,口中阿弥陀佛不断,心正忐忑,莫非已往生;忽觉脚下一阵搔痒,定眼一瞧,怎知虾群竟围绕二人脚踝处、虾须正频频磨蹭着。直觉,阵阵海浪似赶不走虾儿们聆听佛号切切之心;一阵浪退后,忽见四、五尾虾儿,于左脚前方四十五度处,原地飘浮,一字并列排开,虾头朝向这头,摇首乞尾,似正毕恭毕敬倾听佛号,又像列队道谢感恩,不愿离去。顿时,莫名喜悦油然而生,久久不去。此经验之于从未担任大放生最前线之人而言,实难体会,万物是如此灵性通人,就在物命重获自由之际,忏悔心亦随之而起。顿觉,众生本是一家人,原是同根生。

 

陆续亦放过一次大泥鳅,此次感应更为殊胜。从未见过如此大泥鳅,身长滑溜状似大蛇,嘴带长须更像古怪老翁,似通人性,望之令人心生畏惧,不敢久视,只忖速将成箱挤成一堆之泥鳅放入水中了事。待念佛号放入溪中,亦见大多停留岸边、围绕不去。倏然,其中一尾,头部窜出水面,朝同修猛力点起头来。见状既惊又喜,与同修二人满脸兴奋,且以更大声佛号与之应和。孰料,前一秒钟犹如大水怪,瞬间变身调皮可人小泥鳅。万物皆有灵性,不可不信矣!

 

继几次小放生,慈悲心日兴,茹素之心更形笃定。各种放生小感应屡见不鲜。正值冬雨连绵,海浪汹涌,几次险象还生后,即转至居家后山一地藏庙前放鸟。,八十九年冬初,家母经检,惊觉乳房肿瘤,医师判断应为零期乳癌。百般劝说,家母始终不愿手术。见状,唯有放生一途。几番劝诱,家母亦加入同行小放生。头遭放鸟,感应亦别。斑鸠较之黑嘴鸟与麻雀,更见灵性。听闻车上朗颂佛号,斑鸠们即停止骚动;至山林中,待箱口大开重拾自由时刻,亦不急不徐、不冲不撞。缓缓栖身枝头边上,萦回不去。几次经验累积,得知其停留不忍离去无非二事:一则欲聆听难闻佛号;二为感恩道谢。每至后山放鸟,行经山中小径,传来阵阵轻脆悦耳鸟乐声,家母总喜悦道:「这些唱歌的鸟儿,会不会就是我们放生的那些鸟啊!」闻言,心情亦随之轻快踏实起来。当初人云亦云的母亲,也因亲领放生之殊胜,渐有转念。农历年后,家母终于点头,面对现实接受手术。验果,原本零期乳癌,因拖延手术已转为第二期。幸病未重且手术顺利,免除骇人放射性化疗,取之以注射性化疗。术后二周,恢复良好,即携母续放。惟盼,家母速离疾恶、早日同参佛道、同行大放生,堪称圆满。个人放生茹素以来,体质转变,不畏寒冷。每值大放生日,莫名欣喜,虽言睡眠未足,头疼却不发,且精神奕奕,当然远离药罐。

 

常闻:所有功德,放生最大;一切罪恶,杀业最重。

 

地藏经云:「见光目女母堕在恶趣,受极大苦,罗汉问光目言,汝母在生作何行业,今在恶趣受极大苦,光目答言,我母所习,唯好食啖鱼鳖之属,所食鱼鳖,多食其子,或炒或煮,恣情食啖,计其命数,千万复倍。」

 

满足口腹所造杀业,本易轻犯;再见此罪能重及下狱;怎能不生警惕。心存侥幸,人之常情。待受苦痛,方知觉悟,为时已晚。放生、茹素之紧急,当下不行,更待何时?

 

闻访嘉义

洪居士等 

 

顶着十月的艳阳,禁不起日前一场风寒;全身直打哆嗦,头罩千斤般重。四肢酸麻、脚踩油门,失焦的晕眩,南下高速公路,怎么特别的漫长。

 

若不是为了信守约定,记录篇篇动人的乐章,不会如此拿生命开玩笑。但凭毅力的坚持,深信必蒙福佑。百感交集,漫漫长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下了交流道,加速直奔目的地。行经产业道路,两旁一畦畦的鱼塭,阵阵寒意沁至心底。此处乃养殖业的重镇,杀业的温床:放眼阡陌交错,波光潾潾,绵延数里。业力,难以承受之重,世代相传,犹无力反转;与之所接触尽是朴实、敦厚、慈善的嘉义人。造化,真是捉弄!

 

师姐们的热情接待,倦容已消去大半。听其娓娓诉说亲身经历,虽不是惊天动地的感应,却感于那份信愿的虔敬,真个老实修行。

 

洪老菩萨,罹患「退化性关节炎」多年,骨头都已变形,且不良于行。老菩萨内心明白这是「业障」,却坚强的考验自己,是「愿力大」,还是「魔障大」?每次放生必强迫自己参加。虽行动不方便,仍和大家一起走路,一起搬鱼,几年下来,平安顺利,每天至诚礼佛,愈能自如弯曲。

 

因身体已没什么大碍,于是心想放生休息一次吧!钱托潘师姐交予师父即可。没想到话才出口,当晚作梦,梦见好多、好多的鱼在沙滩上,海水竟仍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了心里非常着急,直呼儿子、女儿,赶快帮忙捡鱼,安置到有水的地方。正当努力捡鱼时,发现海水开始涨潮,层层移近,鱼儿溯着海浪游走,弥弥潋滟,涛涛相连。

 

放生当天,才下游览车,怵目惊觉,几乎看不见海水,怎么放生?直到九点三十分,海水开始涨潮,所见皆跟梦境一模一样。怦然自忖:「莫非护法神刻意提醒,放生万不可偷懒!」好险,这大把年纪,能有多少机缘,怎可轻失怠忽,真是忏悔!

 

蔡阿惜、吴萧合两位居士,初学佛时,同为病苦所恼,因赤诚虔敬,精进修行,两人分别有观世音菩萨的加持、及见佛的奇遇。非但鼎力护持放生,亲自参与,更积极抛砖引玉,倘被拒绝,或代付车资,均毫无怨言。

 

一年多前,两人共乘机车,往义德寺途中,至仁义潭附近,当时并无往来的车辆及行人,而且路很平坦。不知怎么搞的,两人突从车上摔下来,蔡阿惜冲入路旁的稻草堆中,晕了过去。吴萧合则直接跌坐原处的柏油路,呆若木鸡。待回神时,惊魂未定,茫然失措、心系救人要紧,马上拦车,赶往义德寺求救。回到现场,蔡阿惜已渐渐苏醒,刹那恍如隔世,两人抱头痛哭。还好没有任何外伤,甚或脑震荡,一切平安,感恩佛、菩萨,历劫一难。

 

她们均归功于放生的利益,令善念增长,致家庭圆满。触及心扉,感同身受,顷悦谦冲,共享心路历程,忘却了来时的病痛。

 

回程,全身轻安,北上高速公路,云蒸霞蔚,斜阳半奂。掬一气节自勉,庆幸,能追随上圆下因老法师,宏扬放生理念。百年树人,植善播种。

 

夫妻本是同林鸟,病苦来时相扶持

黄居士/彰化县伸港乡 

 

夫妻是缘,孩子是债。

善缘恶缘,无缘不聚。

讨债还债,无债不来。

 

吾为乡下愚妇,无智无德。平日奉上圆下因恩师慈谕「老实念佛、礼佛忏悔、戒杀持素、放生赎命」达七、八年之久。得遇善知识祺雄居士为近邻,故知放生功德,不可思议。

 

同修宿患糖尿重疾,十余年,身体欠安。于八十九年六月,因头痛剧烈,左手脚痉挛,中风迹象显露,送往彰基急救。于加护病房中深度昏迷,生命迹象渐失。医生摇头叹息,望着孤立无援的他,浑身插满管子,口戴氧气罩,明知夫妻因缘而聚,缘尽而散,但面临生离死别,凿心之痛,难以言喻,顿失所措。

 

危急之际,突显「放生赎命」之善念,遂赶回家中,淘空行囊,凑足万余元,委托祺雄居士、阿婶婆等代买物命放生。听天由命、静待奇迹。

 

连续放生三日,于第三日午后,再回加护病房探视,同修突然清醒,并索粥食用。惊喜之余,赶紧通报医生,大伙直呼「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印祖警语:

 

「人惟欲眷属团聚,寿命延长,身心安乐,诸缘如意,正应发大悲心,行放生业,使天地鬼神,悉皆愍我爱物之诚,则向之所欲,当可即得。」藉同修因放生赎命,夫妻聚首之见证,与诸位同参道友共勉。

 

视仇如亲系于心

王贵屘/台中市 

 

苦啊苦!这个世间好苦,

刹那之间爱离别苦,

来来回回生死苦,

朽干残枝病老苦,

憎怨苦,求不得苦。

苦啊苦!有谁让我来倚怙,

有谁带我出离苦,

惟依慈悲弥陀父,

扁舟渡海到净土。

 

贵屘居士,家庭和谐,温馨融合,先生体贴尽分,是标准的丈夫、父亲。奈何天妒良缘,八十九年元月同修突染肝癌恶疾,二十六天的挫手不及,竟撒手人寰。速来的不测,让居士心痛悲切如焚,忧伤郁愤。

 

家中姊亲,多有学佛,惟居士屡以因缘未俱,未能亲熏佛悲。然此次同修身后事,众多莲友前来助念、关怀。不求回报,无私的付出,让居士领悟,原来佛性,就在那么一句阿弥陀佛,一抹眼神间温暖的交会中萌芽了。自此,才了解以前身在福中,不知向佛,愧疚万般。

 

一个完整的家,就像树;迎着朝阳,葱翠的绿叶,但如果失去了枝干的补给,也会萎黄枯落。贵屘居士自同修往生,家庭重责由其担当,屡屡夜阑人静,睹物思人,不知其灵归何处,忆及伤心处,泪下沾襟。所以,居士初学佛时,坦言是有所住的,举凡念佛、放生、布施诸等功德,悉皆回向亡夫,期盼他能往生善道,莫堕黄泉。

 

问世间情为何物,情执束缚之苦,是难解脱。贵屘居士虽爱夫逝去,却得闻兆劫难遭难遇的佛法。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藉着佛理的融通,加上放生时对物命重生喜悦的感受。体悟出缘起性空何所执,缘聚缘灭皆为幻。渐渐的,对亡夫的思念淡然放下。转之而成的是念佛的欢喜心,放生的同悲心,乃至于了脱生死的菩提心。

 

现在居士除了每个月固定随上圆下因老法师放生外,私下藉着生意接触,也会积极鼓励别人放生,常藉着放生问答一书,来说明放生的道理,及回答众人对放生的疑问,现在的贵屘居士就诚如她所说的「欢喜做,甘愿受」。然而,也就是她如此的慈悲善念,理事用心,护法在侧,让其躲过了一场劫难。

 

今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气寒雨霪,约八时许,贵屘居士正在柜台内侧念佛,是时进来了一个头戴安全帽,外披风衣的青年,顺手从厨柜上拿了瓶饮料,抽出百元钞票,示意要找钱。居士不疑有他,打开收银机,瞬间手臂上感觉一阵麻痛,原来是歹徒用电击棒射出二针麻药。居士当下直觉反应是抢劫,乃奋力抽身往外狂奔,大声喝斥。歹徒见状,面色狐疑,以闽南口音连说三声:「那也按呢?」亦拔腿外逃。街坊邻居赶来探望,幸哉!居士安然无恙。

 

案后,警员勘察,望着居士臂上二针,直呼不可思议,因为那是最新型的电击棒,麻药之强,十五秒令人瘫痪,三十秒令人昏厥,若不幸射中头部,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然居士只是手臂麻痛,且人财无失。听完警员一番分析,当下心中默念,感恩哪!这一切都是菩萨垂佑。

 

若一个人念头忌克,心就如朔雪阴凝。若念头宽厚,心就如春风煦阳。事后,贵屘居士细细思量,为什么一个二十初头的年轻人,会如此的冲动、鲁莽、无知?是缺钱?亦或急用?才会让他出此下策。以他的年纪不正与吾儿相彷吗?这时居士对歹徒的态度,已由愤怒转化成悲怜与不舍。所以当警员询问,捉到歹徒后如何处置时,慈悲的说:「原谅他吧!毕竟只是个孩子。」

 

望着歹徒匆忙留下的百元钞,贵屘居士心绪盘旋,这是累劫中结下的恶缘,有以前的因,才会有今天的果。当下忏悔,并将那一百元委托师父放生,希望二者恶缘当世释解,并藉此功德能稍减这位年轻人今夕种下的恶业。

 

菜根谭云:

 

「一念慈祥,可以酝酿两间和气。

寸心洁白,可以昭垂百代清芬。」

 

虽然只是区区百元,却蕴含着包容、宽恕与悲怜。贵屘居士虽谦称学佛仅年余,但这宽仁大度的胸襟,恒持刹那的悲心,不正是菩萨精神最佳的示现吗?

 

久病,非片刻之法药能愈

郑雅泯/台北三童 

 

积习难除!

 

人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又道:「性从偏处克将去。」了凡居士改过,皆由难克处着手。欲去习,谈何容易?

 

三年前,至莲因寺,发现后山小径,直登而上,巧遇上圆下因老法师。师父剀切训示:「郑居士,安住在家,心莫外驰,老实念佛,护持放生。定静匡习,方有所得。」弟子愕然!弟子我慢、攀缘重,从前已被数位师父指正。临下山,师父再叮咛:「明日有大放生,可参加。」孰料!是宿习渐断之始,亦逆境现前之际。

 

早期,常至民间庙宇,同修曾任一贯道堂主。自皈依、学佛,跑遍全省各道场、法会,攀缘炽盛,可想而知。

 

过去,事业腾达,钱财宽裕,浮躁易怒,无明、我慢起;未先报恩,反退道心。每思及,痛心疾首。

 

自依止师父,逐摒外缘。因父亲往生、事业受挫、金钱匮乏;母亲、同修,业病缠身,苦扰不堪。我慢稍熄。每至夜阑人静,内省澄观,为冀赎前愆,发愿革除恶习,并日日放生一年。无论风雨,重重险阻,身心疲累,皆恒持不辍。学佛贵勤,譬如磨镜,垢去明存。

 

发心未久,左脚大姆指至脚盘前,红肿如发酵面包,敷贴何药膏,无效;二周过,化脓、退肿。然左脚一好,右脚随肿,二周方愈。期间,即使痛至椎心刺骨,步行不易,请人搀扶,仍不忘放生。

 

近年,做手机生意,与人交易,改以诚心,恶缘渐散;一遇逆境,有贵人来助。巧的是,至金山海放几次,今年竟可设店,且有业绩。

 

母本有胃出血,年初(八十九年)至巴西旅游一月。回台后,体虚如生完大病,昏倒数次,带她每日放生,半年后,不见愁容,展颜开怀,神采奕奕言:「放生,吾一辈子事。」

 

同修,原体质差,在家静养二年多。中医诊,肝有湿气,影响胃肠。血气不足,经脉不畅,又经年累月头痛,一星期休四、五日;病重时,卧躺自早至晚才起身。放生一年,间用中药调服,今年初,医师断,好至五、六成。最妙者,原下巴长疹(因肝起),服药罔效,放生却除。今回店工作,精神熠熠,音声宏亮,深体放生功德,无形中利益:生命健旺,智慧开展,心胸宽大,是无上方便之教化也。

 

嗟夫!人之有病,业习来扰。愚一家人,因放生,致身体、事业、习气、人际皆获改善。恳劝先进,有习要改,痛下针砭,切勿轻忽,修行功德,自然渠成。

 

放生,真的很好

廖裕/竹山镇 

 

俗谚有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若是世间,财食小福,不值一书。若为了生脱死,修佛大福,即值赞叹。

 

廖裕老菩萨,性慷慨,乐助人。笑脸常迎,慈祥贞静。学佛因缘,起自一场,生死车祸。忆及当时,心有余悸,亦至感恩,如来加被。十年前,老菩萨与同修,共乘一车,由信义回程,山路弯蜒,于郡坑处,车滑出道,坠入山崖,芒草堆中。因地偏僻,罕无人迹,呼天喊地,无声无息。同修不治,当场身亡。老菩萨亦伤重昏迷,无法起身求救。就此,躺在崖下,望着青天,心中默祷,静待奇迹。二天三夜,端靠求生意志,露水止渴,花草充饥,终得获救。

 

所谓「祸福无门,唯人自召。」老菩萨平时乐善好施,终能重难获生。几经转送,至八○三医院急救,历时数月,伤痛大致痊愈。唯右膝关节,脓血黑瘀,肿胀如昔。院方建议,截肢保命,老菩萨闻讯心惊,遂出院,转民俗疗法诊治。儿子刘继元居士,亲近三宝,孝廉有加。知观音灵感,救急救难,乃至九华山,虔请大悲水,为母擦拭病处。如此,病势转佳,后得痊愈。

 

老菩萨经此生死交关,体悟人生无常,命不坚久,乃听孝儿劝勉,皈依佛门,茹素念佛,戒杀放生,常随上圆下因老法师大放,亦私下随缘放生。

 

翌年,突身感不适,形体消瘦,下体出血。至荣总诊查,才知是子宫颈癌四期,院方建议,开刀割除。住院期间,放生更勤,金额亦大,手术过程,顺利无比。

 

时光荏苒,物换星移,手术迄今,业已十年,始终坚持放生,从未服药,同期病友,几已往生。现每两年,回院复检,健康依旧。

 

历经两番险境,老菩萨体验,生命短促,世间一切,如梦幻泡影,看破放下。如今,日日念佛,拜佛,谦言识字无多,不会诵经,唯念佛,放生尔尔。私行放生,均恳请诸佛菩萨,加被十方众生,离苦往乐邦,同证菩提,合家平安,古德言「目不识丁能味道」,廖裕老菩萨虔劝末法众生,多行善放生,因为她说:「放生,真的很好。」

 

 
  • 佛教印经网(www.fjyj.cc)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子邮件:fxhfls@163.com 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佛教印经网部分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
    佛教印经网 中国佛教 印经 助印经书 佛学弘法 佛教印经 印刷经书 基础与问答 教育与孝道 诸佛菩萨信仰 经论文库 女众学佛 临终与超度
  • Powered by V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