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戒除邪淫 >> 内容

戒淫修福保命 下

时间:2010/4/15 18:48:33 点击:1135

经书免费结缘邮寄
经书助印目录和说明及帐号
助印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网站域名:www.fjyj.cc www.zgfj.us
近期将印刷的经书目录请直接咨询我们。

第六章 福善祸淫篇

 

王行庵沉表弟 正行、邪行 果报立见

 

宋朝简州进士王行庵正行不苟,与表弟沈某比邻而居。沉表弟体格强壮,但素行不良,屡作奸淫之事。王行庵劝诫他:‘我淫人妻,人淫我妇;报应是很可怕的,你应该改掉这种习惯。’沉表弟听了笑答:‘谁听说或见著好色的男士都是头顶绿帽、尽作龟儿了?我把家门关紧了,有什么好担心的?’行庵道:‘这种不可告人的羞耻事,想掩饰都怕来不及了,谁还会说实话?到处去讲?’

 

沉表弟曾暗中指使一名仆妇去引诱王行庵结果被行庵严正的拒绝;后来又找了一名年轻美艳的婢女,朝夕借故亲近,想要找到把柄取笑表兄,但是王行庵依然不为所动,表弟的诡计也就未能得逞。

 

有一日,沉表弟从外回家,见到妻子与人裸合,顿时恨彻心脾,想要抓起手边的器具掷击二人,可是手却抬不起来,愣愣的站在一旁,其妻以为是丈夫因为自己行为不端,所以心虚不和她计较,于是与人从容尽欢;沉表弟看了气极!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徒然在旁顿足、瞪眼,一时头晕目眩,大叫一声倒地而亡。

 

王行庵十岁时,生了一场重病,奄奄一息之际,家人及医师都以为他活不成了。是夜,家人梦见一位老人说:‘公之大限,寿仅五十,但公曾两次不犯邪淫,并且遇有机会,即劝人亦不可犯,以此之德,增寿三纪。’次日家人将梦中老人所说告诉王行庵王行庵听了,悚然而惊,心想:虚空之鬼神,森森然其鉴我也;头上之三台北斗,赫赫然其临我也;暗室闲居,莫生妄想,勿丧良心,正念须持。

 

王行庵后来果然寿至八十六岁,亲眼目睹子孙俱为富贵。

 

表兄曾劝诫表弟:‘你淫人妇,人淫你妻,’但表弟偏不信。壮年之身,因色心炽盛,纵欲过度,精竭气耗,神疲力乏,身体虚弱而不觉知;见了妻子与人苟合,欲伐之却力不从心,加上盛怒攻心,壮年即毙。表兄身体虽不如表弟强壮,但知珍重有节,不犯邪淫,又复劝诫他人亦勿犯淫,因而得享高寿。表兄弟二人,一正行,一邪行,现世之果报立见。

 

颠沛流离 全一妇女 功不唐捐

 

明朝末年,福建省流寇四起,青年张文启与同村周姓青年避寇,躲入山中洞穴内;当时洞内已先有一位女孩躲在里面,女孩一见两位年轻男子进来,心生恐惧,害怕他们会有不良举动,于是急忙起身,打算离开。张文启告诉女孩:‘外面到处都是贼寇,姑娘出去必然会发生危险;你不要怕,留在这里比较安全,我和朋友都是老实人,决不相犯于姑娘。’女孩见张文启说得很诚恳,就留在山洞中。

 

到了半夜,张文启发现周某蠢蠢欲动,就委婉相劝,为了防范周某又起邪念,再次造作,索性陪著他说话到天亮。

 

天明后,张文启不敢留周某在山洞,就邀他一齐下山去打听贼寇是否已经离去,并且问清楚女孩居家住址。下山之后,确定贼寇已退,立刻到女孩家中,通知她的家人上山接女孩。

 

张文启后来经由媒妁之言,娶了一位黄姓小姐为妻。岳家非常有钱,随嫁之奁田、奁资极为丰厚,这些都是张文启事先一点也不知道,而且媒人也没有说明的。

 

成婚当日,张文启见到新娘,才知道就是洞中避难的少女!

 

原来少女回家后告诉父亲避难洞中的经过,黄父听后,断定张文启必定是行谊高洁之人;于是央请媒人深入访查其人品如何?经过细心打听,果然是端正青年。

 

张文启当时并不知道洞中少女的家庭背景,只因为他念头纯净,处处为别人著想,护人名节。这也是他平日守身第一,摄心第二,言语第三……等等日积月累的好习性使然。

 

张文启后来的两个儿子也都登科及第,仕途平顺。

 

古德说:‘颠沛流离之际,保全一妇女,节功必倍;损害一妇女,节过亦倍;得失天渊,尤宜谨守。’

 

天道祸淫 不分古今

 

数十年前的日据时代,有不少经营妓院及淫业生意的人,虽然赚了不少的钱,后来都花在治疗自己的恶病上,子孙的命运也都非常凄惨。有一位后代曾忏悔:他的祖父继承家里的淫业,到了他父亲那一代,果报现前:他的父亲、叔、伯父的家族在一年内,共有七人以各种方式丧命,他的同辈兄弟中有的白痴、有的家中乱伦,侵占子媳,以至于子、媳双双自杀。这位忏悔者的身上经常长满毒疮,遍体流脓,非常痛苦。最让他痛心的是他的女儿顽冥难教,竟然离家出走去做流莺。

 

他以前都是生活在无奈、怨愤与易怒的日子里,一直到他在偶然中,接触到佛法,读到古大德及智者的谕示:‘祖先若犯邪淫及助淫,后代俱受“犯淫”、“无子”、“破家亡身”之报’他才恍然大悟。在渐趋平和的心情下,说出自己多年来,心情的起伏与黯然无助的彷徨。

 

这件事,若不是当事人忏悔说出,谁会去追溯那么多代?又有谁会去记录别人家,几代前或几代后的事呢?

 

文昌帝君云:‘天道祸淫,其报甚速。人之不畏,梦梦无知。’

 

贾君的涟漪

 

这是一九八五年的事,贾君出差到台北,办完公事,应酬完毕,回到饭店,饭店特地代他找一位女郎陪宿。贾君见这名女郎年轻、秀丽,从外型和气质上看,都不像做这一行的;基于好奇,就和她聊了起来,知道她是一所知名大学的学生,个性开放,前卫。她认为这种行为纯属交易,赚钱又快,不需要付出太多时间及劳力。她从高中时就开始以这种方式生活,现在是大学生,价钱较一般人高。

 

贾君听她娓娓道来,好像在述说一件和她全然无关的事,态度从容。贾君非常讶异,一位大学女生,竟连一点羞耻心和贞节观念都没有,这个时代的道德,居然已经沦丧若此!

 

贾君跟她聊熟了,于是询问她的家庭背景,双亲做什么行业?女郎挺大方的,也不隐瞒,贾君听到后来,却在心中暗暗的打鼓,这位女郎竟然是朋友的女儿!于是不动声色的问清楚价钱,付了钱请她离开。她走了以后,贾君彻夜失眠,他想:

 

‘我的女儿是否也会背著我做出这种事?’

 

现在的孩子半夜回家是平常事,况且学校的课业并非全日排满,有时说是同学聚会、上图书馆、郊游……她们若是不讲,谁会往这种事上去猜测?贾君又想:

 

‘儿子现在交的女朋友是不是也做这种兼差的?会不会有传染病?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世界?……’

 

十年后的现在,大学女生公然卖淫的新闻层出不穷,她们在警察面前,理‘直’气‘壮’的辩称:‘喜欢享受不同的滋味,又可自力更生。’

 

报载这些新新人类主张:‘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但是这个‘我喜欢’到底会给明天的自己带来什么样的结局?

 

这些事情所产生的悲剧,也许是宿命的,罪或错,不全在当事人;然而,希望我们记得:上苍并没有注定要每一粒种子都落在沃土,或必落在贫瘠。

 

风月场中,半生沦堕,若说进出其中能不被污染者,几稀?莫非众人都看不透吗?

 

古人说:

 

皮包骨肉并污秽,强作妖娆诳惑人;

千古英雄多坐此,百年同作一坑尘。

 

他们没有看到未来,没有想到因果。

生命的尊严,以及生活的意义,岂可如此糟蹋!

 

第七章 修福篇

 

童庆成·夫妇有节 修福有报

 

童庆成,安徽宁国府宣城县人,秉性聪明耿直,待人和颜悦色,顺情入理;平日遵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教,常对人说:

 

‘敬天地、礼神明,不在焚香秉烛,不在化楮(纸钱)呈文。身有污垢当勤洗,沐浴需隐蔽,便溺需遮盖,若对日月,即是触犯三光;不著内衣、小衣与父母、子女及其他家亲共见;为人当自省,小愆大过,警一戒百,时防失足,此即敬天礼神之道。’

 

他无论尊卑上下,逢人常劝:‘作人一定要知耻!’受他感化而改变的人非常多。及长,父母为他完婚,庆成自忖: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娶妻原也是为了繁续香火,但不可贪图色欲之乐。’继而又想:

 

‘别人女儿嫁我为妻,不就是为了家庭欢乐,有所依靠吗?不知道她能否接受我的观念?如果我节制夫妇之事,恐怕她会误认我,嫌弃她有不好之处。’

 

这件事实在难以启口,庆成左思右想,不讲不行,最后还是向妻表明自己的想法,他对妻说:

 

‘夫妇之欢,虽无伤碍,但是,乐不可极,欲不可纵;因为娶妻并非是为淫乐,而好淫者多精神涣散,所生子孙也易夭折。人们繁衍子孙,必欲求聪明、乖巧之子,因此需要拣择时日才行;根据古人累积经验的记载:“凡暴雨狂风、雷鸣闪电、双亲生日、长上忌辰、诸圣诞日,需当禁忌,不可肆行淫欲”,否则损精减寿,夫妇常争斗口,儿女冥顽不孝,或是愚钝难教,甚至忤逆,岂不让你我痛心?’

 

童妻说:‘全依丈夫的意思。’

 

庆成夫妇虽同房共宿,但并不邪言戏谑;虽然如此,也没有影响到夫妇的感情,他们彼此关怀,互相照顾及鼓励对方。

 

后来庆成在春季考试时,中了进士,殿试时更拔得头筹,蒙皇帝亲自点入翰林院;三个儿子也都位居高官,一个女儿嫁到名门,女婿与儿子均同朝为官。

 

庆成并以夫妇之礼教诫儿子,女儿则由妻子去教导,他们一家果真都得到行善之功、修福有报。

 

文采丰富 尽作轻狂  老来凄惨 精神失常

 

明末,苏州有一秦姓书生。聪敏好学,多才多艺,尤其善于诗词乐府,而且才思敏捷,即刻成文。但美中不足的是:秦生个性轻狂、刻薄,口不择言,文不饶人。见人形貌不堪,立刻吟诗而成,讥讽对方;听说某人做事可笑,便将其事编写成歌;同窗好友入学宫之时,秦生曾作游庠诗一百韵以贺之,可见其文采丰盛之一斑。

 

有一邻居,因闺房之事不检,被秦生知道了,即填词‘黄莺儿’十首加以调笑,内容绘影描形,刻露尽相,流传于远近;为了这件事,秦生多次被饱以老拳,或当街被追打,甚至要强剥其衣衫而痛殴之。还有一次,也是为了填词成歌,讽刺别人行为不端,而被告毁谤,诉讼于官府。但是,也许是秦生夙世习性使然,始终不知悔改。

 

秦生晚年染上疟疾,痊愈后不久,精神又告错乱,常常自啖己粪,又取刀割自己的舌头,幸亏被家人发现,夺下刀器,家人没办法,只得把他锁在一间空屋中。他找不到刀器,于是一点一点的自嚼舌头,然后和血吐出。那间空屋中所发出的臭秽之气,令人作呕,但老态龙钟的秦生毫无所觉。有一日,他自窗隙窥见庭院中,有一把劈柴用的斧刀,于是竭尽所能,破窗而出,取斧自砍而死。

 

他的病既不是家族遗传,又不是受刺激使然,令医生百思莫解。

 

以秦生的才华,若多作劝善利民之文,或隐恶扬善之词,将有多少读者蒙受其德;可是他专写揭人隐私、传播闺文、刻薄讽刺之调,恼害大众,令当事人或其家庭眷属心有不甘,怨恨、嗔怒,至死不忘;由此自招恶报,不得善终。

 

悬崖勒马 为时未晚

 

宋朝,‘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工文章,长于诗,善行草书,奇崛放纵。某日与画马名家李伯时,同去参访当代高僧圆通秀禅师,禅师不忍二人因心、意、识之作用而落于恶道,于是劝诲二人:‘伯时好画马,心念日日浸淫于马之百态,思而画之、赏之,再思之,日久成习,马态俱熟,形随心转,将来难免不知不觉于习性中堕于马身。’黄庭坚笑道:‘我可会落于伯时所成之马腹中,与其相伴?’秀禅师回称:‘伯时之心念与意识,思之在马,转身易形为马,也不过一身所受。而你,大丈夫翰墨之妙,当作有用之才。若尽作艳语绮词,靡靡之音,动人心弦,使阅读者、喜好者、传闻者,竟作遐想,心思荡漾,启动爱欲神往之念,误认追逐情爱、私下偕奔为浪漫风雅之事,这过失之重又岂只在马腹?恐怕要落在地狱之中。’黄庭坚听了,悚然惊惧,自此绝笔不作靡音无益之词。

 

《水浒传》作者施耐庵,元朝东都人,名子安。在书中描写男女奸淫之事,刻画尽致。他的子孙三世俱为哑障。

 

上海一崔姓书生,曾绘倩女春宫图十数幅,淫巧绝伦,尝自把玩并展于友人共娱。后来罹患疟疾,忽冷忽热之际,见俊男美女十数对,赤身露体俱在眼前,有二个鬼差在左右挟持他们,剖腹抽肠,血流满地;而后轮到崔生,只见他满床翻滚,疼痛呼号,家人均不知何以如此?崔生于是详述始末,而猛然醒悟,急忙焚化这些春宫图,病即痊愈。

 

扬州也有一擅写淫书之人,曾梦到天神呵责示警,梦醒后因为害怕,而未将新稿付印。但因早先恶业已成,仍遭子息夭折之痛,复临家财耗尽之患,又不能忍贫,或改以别种方式谋生,于是又将淫书付印流通,赚取钱财。不多久,双眼俱盲,五指关节患病变,筋肉收缩如弓,不能伸直,两手生无名恶疮,溃烂至骨而死。

 

近代赵岩士,年少曾犯色戒,作淫欲好乐之事,渐渐神衰形枯,骨瘦如柴,几乎已无生机。偶然阅读谢汉云所刊‘不可录’之文,顿觉过失之处,痛改前非,又捐钱大量刊印‘不可录’篇,免费赠送、广布流通。后来精神与身体渐恢复,并且生育六子。

 

注:‘不可录’为近代高僧印光祖师极力倡印之文。

 

护正行 毁淫书 功名显耀

 

清朝谢履端,少年时即独具异禀,不仅好学不倦,事亲至孝,品格尤其清朗端正;虽年少,却广览圣贤书。又知道邪书害人,流毒甚广,因此从不涉猎。不仅如此,并常将坊间邪书买回烧毁,所焚之淫文邪画非常之多。有一天梦见金甲神对他说:‘你不吝惜巨金购买淫书烧毁,无形之中挽救甚多青少年,所积累之阴功必将使你功名显耀。’梦境虽已显现大好前程,但谢履端仍然持续他的广行焚毁淫书邪画之行,他认为善护正行是作人的本份。在康熙丙子年间,初试即中解元,癸未年进士及第,果然冠盖当代,数代子孙俱显达。

 

印书悔过勤劝化 浪子回头金不换

 

燕慧安,镇江府丹阳县人。燕府家财富足,慧安是双亲中年时求神许愿而得,因此深受宠爱。读书时自我期许,希望功名显达。青少年时期,慧安与同年龄之朋友相聚,常以谈论男女之事而互相取笑。隔邻住著一位年龄相仿之少女,慧安起初在墙上钻洞偷窥,后来干脆爬墙过去相戏,整日专思淫欲,懒读诗书,会考时哪来的成绩中榜?接连二年,慧安都以应付考试为由,离家住在城里,经常出入茶馆酒楼,与歌妓弹琴唱曲,或入花街柳巷,或掷骰赌钱,放纵游乐,无所不为,又爱买春宫淫画,异说邪书,言行轻薄浪荡,俨然疯癫少年。

 

第三年,燕慧安在街上遇到沿路发送善书的人,接过手一看,是《感应篇》、《觉世经》,因为好奇,翻开阅读,不禁触目惊心;仔细思量,幡然悔悟:‘这书中描述之行为,尽与我同,仿佛就是写自己!我是何等愚痴?不肖至此!古圣劝戒邪淫,谆谆教诲,我偏贪恋不舍,不知禁忌,真是自暴自弃!’当天焚香跪祷,发誓‘再也不犯邪淫,并立志唤醒在学少年,不要迷恋色欲’;又许愿印送这种善书千卷,以求消减过去曾犯之罪。他一样一样去实践。

 

在慧安立志悔过后的第二年,当他应考时,文思斐然,而得到县试榜首,于是更加努力劝人不辍,又再大量的印送劝戒淫之经文,确实化导很多不同年纪之人。

 

慧安有一同窗,顽劣不化,因为奸淫而被发现,惨遭围殴,答应赔钱遮羞,并立下借据,但是又怕凶蛮无理的父亲知道而不饶他,情急之下,投水而死。早知如此,何不听慧安之劝?

 

燕慧安因为及时悔过,又大力倡印善书劝化,不仅自己得享高寿,而且子孙俱贵。

 

第八章 保命延寿篇

 

贪好女色 亡身减寿

 

明朝衢州徐生,才貌双全,不到二十岁即登进士,被选为江府节推。亲友、同窗都羡慕他少年得志,既有才华,貌又俊伟,可惜他有个毛病——好色!也坏在他少年得志,有才有貌,因此年纪轻轻的,宠妾、宠姬有十多人,个个娇艳,他自己常自诩:风流韵事配才子佳人!但不知‘人之精液如树之有脂、灯之有膏,滋之则茂,竭之则枯。’精竭气耗,则百病乘隙丛生。

 

徐生这位青年才子,因为纵欲过度,上任不足数月,即虚脱而死,一生无限之前程,均消归于乌有。美妾娇姬们也都琵琶别抱了。

 

诚如古德所言: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催人骨髓枯。’

 

徐生,大不智、大不孝也,徒令父母相对惊惶,束手无措。但为人父母者,爱子心切,虽自幼管教,唯色欲伤身之大事,多不甚明白训诲。子女结婚后将房事视为乐境,以致伤身毙命或绝嗣无子,不可胜数,徒自叹息。

 

徐生婚期过早,筋骨未坚,即纵欲成患,以有限之精力,资无穷之淫欲,无怪乎年方少,而寿遽夭;此固然是徐生之不才也,但为人父兄者,诚然,亦不免有失教之咎。

 

老汉枉痴迷 心脏顿麻痹

 

一九九四年十月,报纸登了一则新闻:‘观赏小电影,花甲老翁“爽死”,警方会同法医相验尸体,初步研判为“兴奋过度”心脏麻痹致死’。

 

六十六岁翁姓老人,下午至宁夏路一家专门放映色情电影的戏院,观赏香港三级片‘荒山女郎’,到晚间十时三十分电影散场,被范姓管理员发现:老翁暴毙于座位上,全身冰冷,已气绝多时。经向辖区大同分局报案,警方会同法医相验尸体,发现死者是因兴奋过度,导致心脏麻痹而死。

 

以目前养生方法之广泛与进步来说,六十六岁并不算老,倘若淫心不动,不去看小电影,不去寻求感官刺激,也就不会有猝死的事情发生了。

 

电影院的老板必然心有不安,惋惜类似的事情发生,内心难免会有‘虽非我杀,却令其死’的遗憾。也总是会有个大疙瘩、大阴影在心中盘旋。

 

但愿从事色情影片而牟利的世人,为了自心的平安,家眷的康寿,也为了后代子孙的昌盛,放弃色情影片的制作、出品和播映,这将拯救无数青年学子,和老年人家。天道祸淫,但不加于悔过之人;现在悔过,为时不晚!

 

识得破 忍得过 健康到老

 

程彦宾攻下宁城,取得城池那天,大设酒宴庆功;部属从城中百姓家,抢掠三名娇美少女献给彦宾。彦宾于宴上已微醉,回房后告诉三名少女:‘不用怕!你们三个女娃虽然体态丰盈娇美,但年纪跟我的女儿差不多,我怎么可能侵犯你们?我不做这种缺德事!’于是将三位少女锁在同一屋内,第二天将她们送回各自的父母身边。

 

彦宾虽醉,却能临美色而不淫,这是平日练就的严正操守;他是古代武将,自知节欲以保健;所以冶艳当前,亦能守礼、有耻。常言道:‘酒后见真性’,真君子──暗室心不亏!

 

彦宾的品德和他识得破、忍得过的功夫使他健康到老,九十三岁时,先告别亲友之后,无疾而逝,潇洒自在。

 

平和对待 老人养生

 

文士麦爱新,见妻已年老色衰,萌生嫌弃,想要‘吐故纳新’,重觅第二春。有一天,趁著老妻进书房送点心时,写了上联请妻属对。上联写著:

 

荷败莲残,落叶归根成老藕,

 

老婆聪明,明白丈夫的心意,知道自己年华已逝,青春不再,丈夫想要变节,另找新欢,心中虽是感慨万千,但也不愿老丈夫,因为有了新欢却性命不保;于是幽默地对了下联:

 

禾黄稻熟,吹糠见米为新粮。

 

麦老见妻以‘禾稻’‘黄熟’对‘荷莲’‘败残’,‘新粮(娘)’对‘老藕(偶)’,想了想,确实佩服妻子才思敏捷,心胸开朗,以幽默来包容自己。心想万一娶了不如意的小妾,失去了这么好的老妻,反不值得,也就打消了迎新弃旧的念头。

 

妻子见丈夫有了悔意,立刻顺水推舟写道:

 

老公十分公道,

 

丈夫对之:

 

老婆一片婆心。

 

这对老夫妻就这样平和对待,化解了一段嗔怨。这老妻确实心胸宽广,并不因为丈夫想变节而大吵大闹,或唠叨不止。保持平和、平淡的心,是老年人的养生之道。

 

老年人实不宜多色欲,尤不宜娶年轻之妻妾;因为两人兴趣不一,步调不一,情性皆难调和;我既管她不了,她也恨我特深,日积月累,怨气所积,损德消福又伤身,由此减寿,日影夕阳难自保。

 

清心寡欲 福寿延年

 

李觉,宋朝人,年已百岁,面色红润光泽。杭州知府蒲得政问李老:‘如何摄养,可享高寿且肤不干瘪?’李老回答:‘简单极了,只是早些开始绝欲而已。’

 

卢陵周和尚,九十余岁,犹行远路,健步如飞,须发不白。他劝告在家居士:想要像他这样的身体状况,不难做到,只要壮年开始节欲就可以了。

 

太仓张翠,九十几岁,尚耳目聪明,仍然作画不辍,别人问他:‘何能若此?’张公答曰:‘只有欲心淡、欲事节而已。’

 

刘元城,八十岁,犹身强体健,自言:‘已寡欲三十年了。’

 

程颐,世称伊川先生,宋朝洛阳人,年七十,精力犹如盛年;平时动静语默,以圣人为师,以正心窒欲为言,以迷于色欲为深耻。

 

包宏斋,宋朝人,八十八岁尚在枢密院任职,平日神清气爽,强健如昔。贾似道想:‘其必有特别的摄养之术。’闲聊时,向包宏斋询问偏方,包老回答:‘我的确有偏方,我有一种药丸,自己服用,但不外传。’贾似道拜托包老,务必授此不传之秘方,不可一人独享。包老于是徐徐的回答:‘阁下真愿意服用此丸?我是吃了五十年的独睡丸子。’举座闻者哄堂大笑。

 

‘老而强健’,人生第一乐事,而其方法不过是节淫减欲而已,实在是不难!

 

延寿增福与守戒

 

先人累积了长期的生活经验,观察到自然界的运行法则,天地、日月、寒暑、昼夜、四季轮转,与人类的动静、垢洁,在顺逆、生灭之间,彼此有相互依存、制约与转化的关系。春秋时期,诸子百家体认宇宙间自然环境与人体健康之关系密不可分。

 

工业社会对于四时节气已不若农业社会那般重视,但四时节气对人体的生理影响却不容忽视;不仅中医咸认如此,目前西方社会也在研究朔望、潮汐,对于人体……等的互动关系

 

现时之科技发达,寒热干湿虽可利用机械调整,但人类的健康却未见提升,疾病型态更形复杂,天灾及各种意外灾害频频迭起,中外伤亡者不计其数,虽科学昌明亦无从预防。每见灾害中有全家俱亡,有绝嗣失子;飞机高空失事案件中,有伤亡惨重,也有轻伤无碍,其福咎之间的关系,无从研判。若能洞彻福善祸淫、因果循环之理,就不会阻塞在有限的知识范畴,处处打结。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也就是指出人们之身心变化,顺逆、盛衰、福祸、寿夭和宇宙自然界的天象、地理、人文实有相应之处;若欲求得平安、福寿,实需顺应天地间自然现象界的规则,有所警惕,诚当戒慎!

 

属天象界之天忌:

 

一、诸佛菩萨圣诞日,天神法界降鉴之六斋或十斋日,宜斋戒清净,以示尊敬,虽夫妇亦当禁欲。

 

二、二十四节气:谓天地之气有所限节,天文家将周天分为三百六十度,自春分起算,以地球绕太阳运行一周,而将二十四气,分配在十二个月称之。夏至、冬至之日,及其前后的半个月,以戒欲为宜,违犯者来年容易神昏气衰。冬至之半夜子时,冬至后之庚辛日,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犯者短寿。

 

三、大风、大雨、大寒、大暑:犯欲事者易得阴厥症,男者缩阳,女者缩乳,并得妇女病症。四肢易冷,腹痛,脑逆头痛。

 

四、雷电霹雳、天地晦冥,日蚀月蚀,虹霓地动:犯欲事而有孕者,易产畸形儿,易夭折。

 

五、日、月、星辰之下:犯欲事者,减寿。

 

六、初一、十五日为朔望日,切忌犯欲。夜入五更时分,体内阳气初生,欲事大损气血,一次之欲事百次之耗损,切忌。

 

属地理之地忌:

 

一、寺庙、观、堂:犯欲事者,大减禄寿。

 

二、山川神祇,社稷井灶,荒园、冢墓旁,神前柩后,持斋祭祀日:犯欲事者,恶神降胎,产畸形儿身死。

 

属人文之鉴戒:

 

一、祖先、父母之诞日、忌日,以及自己之生日,甲子日、庚申日,均应戒欲事,犯之减寿一年。

 

二、属身体之生理现象禁忌:

 

1、酒醉、饭饱:犯欲事者,五脏翻覆俱动,伤脾、胃、肾,生热、生痰、腹泻、胃痛。腐聚成毒则生疮疽。

 

2、空腹:犯欲事者,大伤元气。

 

3、眼疾未愈或初愈:犯欲事者,视神经受损。

 

4、筋骨受伤:愈后须戒欲半年,未过百日犯欲事者,易亡,过百日未过半年,犯欲事者,复发难愈。

 

5、肺病:愈后须断欲一年,否则,复发,难治易亡。

 

6、恶疮、出痘、病中:未愈前、须戒欲,犯者轻病加剧,重病易死。

 

7、大病初愈:犯欲事者,易复发,加剧,或转并发症。

 

8、怀孕:有孕宜分床绝欲,重视胎教,所生之子,男必方正庄严,女必娴静优雅,及长,不犯邪淫之事。若欲事不节,伤胎、流产。小儿易胎毒、阴痘、疥癣、疳积及小儿五痫病。

 

9、产后:十日内犯欲事者,血崩,恶血成块、成疱,日久成瘤,恶病易死。百日内犯欲事者,得妇女病及腰疾。

 

10、欲事后,勿立刻哺乳,气血易损,易肾亏。

 

11、月经期间:犯欲事者,得血麻症。经血成块,浮肿。男女俱病。

 

12、过度辛劳、郁怒、烦忧、惊怖、过热:犯欲事者内分泌失调,新陈代谢紊乱,影响中枢神经及自律神经。

 

13、激烈运动或长途跋涉之前,犯欲事者易病。之后犯欲事者易亡。

 

14、不可在有风处及竹席上行欲;欲事毕,不可挥扇、吹风、受冷气、饮冷茶冰水:寒邪侵入体内经络,易气滞血瘀,筋脉拘挛、收缩、脏腑蓄毒,或长年咳痰──不重、不急、不愈。

 

15、一日勿两度行淫,勿服春方邪药,勿蓄缩不泄:大伤肾脏,易导致紧张、多梦、头痛、心神不宁、意识恍惚,记忆力衰退。

 

伤损筋骨 戒欲百日

 

一九一七年,有一钜商之子在日本学西医,成绩斐然,考试均名列前茅;有一次乘坐日本电车,在车未停妥时就往下跳,结果跌断一只胳臂。因为他自己就是学医的,所以很快就治好了。但是,西医并不了解:凡伤骨者,必须百日之内不行房事。

 

不久,这名医科高材生为了母亲过寿而回国,因不懂伤筋损骨戒慎之事,与女性夜宿。第二天清晨,被枕边女伴发觉透体冰凉,已气绝多时。

 

这名医生家境好、功课好、人又聪明,即将学成,献身医界,济世救人,只因不知这种忌讳而白白丢掉了性命。

 

以俄顷之欢乐,牺牲至重之生命;其哀痛,莫此为甚!

 

行百里而欲事者 死

 

民国前,有一青年与同窗好友进城应考,二人俱新婚不久,考期虽尚未结束,在城里独宿了几日,难耐寂寞。他与好友相约,于当日考试下堂后,结伴回乡;步行百余里(约五十多公里),至二更天返抵家门。父亲问他因为何事漏夜赶回?他说:‘没事,回来看看。’父亲见状,了然于胸,知道儿子所为何来!于是怒斥:

 

‘一定是在城里惹事生非,才连夜赶回家来避祸,明天再以家法痛责。’

 

父亲命家人将他双手反绑,关在仓库,从外锁上。

 

第二天,父亲较平常的日子晚起,放出儿子,什么话也没问、也没说、也没责罚。

 

这位儿子兴匆匆的回来,一进门父亲就来了这一招,觉得又冤枉又畏惧,不过,他自己想想,的确没什么理由需要连夜赶回家的。平日父亲治家严谨,此刻虽被放了出来,也不敢探询或解释什么,但是,心里却始终不明白父亲的心意。

 

当他到好友家催促进城时,才知道好友已死;入内见状,顿时恍然大悟:父亲故意冤枉他,把他关在仓库,迟迟释放,原来都是因为爱子心切,又不便明说,彼此尴尬,不得已才这么做,实在用心良苦。!

 

以现代而言,除了军人或行军受训之外,鲜有机会走三十多公里的长路;但是在消耗体力甚多,或在剧烈运动之前之后,也应慎重避免男女欲事。昔日曾有一武打巨星,平日熟练武术以增强体魄,他确实肌肉健美,却在盛年时暴毙在美艳女星的枕畔。运动乃为健身延命,但切记在运动前后,必须节制男女炽燃之欲火。戒之!慎之!

 

大病初愈 房事殒命

 

近代高僧印光祖师有一在家弟子罗济同,四川人,年四十六岁,性情忠厚,深信佛法,与关絅之等人合办‘净业社’,平常在上海经营船业。一九二五年得重病,身体肿胀数月,经过中西医的治疗,医药罔效,病情甚危。

 

八月十四日,清理药帐,面对庞大的医药费,不禁慨叹的说:‘如此钜额之中西医药费,犹不能减轻我的病苦,服药何用?从今而后,纵然病死,也不再服药。’其妾闻之于耳,泣之于心;乃在佛前至诚恳切的祷求:‘愿终身吃素念佛,祈求丈夫得以痊愈。’之后,罗济同大泻淤水,肿胀乃消。

 

八月底,印祖到上海,寄居‘太平寺’。九月二日到‘净业社’会晤关絅之,济同也在场,当时,他身体虽尚未完全恢复,但气色淳净、光华,容貌非常好。见到印祖极为高兴的说:‘师父,您来了,我就在上海求授皈依,一偿夙愿,不用再上山去了。’

 

九月八日,济同与其妾至太平寺,同受三皈五戒,又请程雪楼、关絅之、丁桂樵、欧阳石芝、余峙莲、任心白等几位居士作陪,请印祖用斋。

 

九月十日,济同又请印祖至其家用斋,向印祖禀承:‘师父即弟子之父母,弟子即师父之儿女。’印祖向济同开示说:‘父母最忧心儿女者,即为儿女之身体健康,你病体虽愈,但尚未复原,应当慎重。’印祖所言慎重,乃指:此时房事不宜,但又不便明说。

 

九月底,印祖于功德林开监狱感化会,济同也在。散会后,有十多人留下吃饭;济同交代管帐者数语即匆匆离去。印祖观济同之精神甚差,面如死蜡一般,知道济同犯了房事耗损之忌,非常懊悔当时未能明白指出:‘大病初愈,切不可犯淫’,如今济同之身体又现危机,本打算立刻修书叮咛,但被眼前其他诸多繁冗事情延搁。

 

印祖回山后,立刻寄信给济同,告之此事之严重性,但斯时已晚,回天乏术。不数日,济同即死。

 

印祖闻讯至为心痛,感怀世上尚有众多之人不知忌讳,冒然误犯而殒命者,为数更多,应设法劝告预防,以拯救众人免于同样之危难。于是殷切劝众将《安士全书》、《不可录》篇、《寿康宝鉴》大力推广,以期举世咸知戒慎以避之。

 

‘三界轮回淫为本,六道往返爱为基。’由罗济同之死,使人警惕:在重要、关键之时刻,即使是佛教徒,犹不能戒淫、断欲,而被‘情、欲’层层缚绑,难脱、难解,一不谨慎即落入生死长流。

 

无量寿经云:‘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善、恶、变化,追逐所生,道路不同,“会见无期”!’

 

戒与功德

 

于天、地、人忌之重要戒期,应当敬天法祖,不犯淫欲,持斋守戒,则可修德广业,灭诸苦恼,又可延寿增福,诸事顺遂!

 

《萨婆多论》云:‘若一阎浮提王,广行布施,使一切人民于金银财宝,得受用自在,其所有之功德,不及八关斋戒十六分之一。’

 

《无量寿经》云:‘汝等广植德本,勿犯道禁,忍辱精进,慈心专一,斋戒清净,一日一夜,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

 

是故,求功德当首具净戒。

 

佛教不倡定命论,但讲因缘论,‘命’随造作因缘而有顺逆取向;因此,众人净持八关斋戒,其功、其德,广胜无比,自能延寿改命。当知:

 

戒是一切善法阶梯!

戒是无上菩提之本!

戒是正顺解脱之本!

 

结语

 

善为至宝,一生用之不尽;心作良田,百世耕之有余。事事培元气,其人必寿;念念存因果,其后必昌。司马温公云:‘积金以馈子孙,子孙未必能享;积书予以子孙,子孙未必善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此乃万世传家之宝训。

 

古人强调‘万恶淫为首’,色欲令人伤身、败德、毁家、丧志,甚至江山令失;自古迄今,中外皆然,多有实例,不作赘举。虽言‘女色祸水’,但若君子忍心不淫,则祸去福来,自有相应。至盼读者认真体察,诚效书中福善祸淫之理。

 

孟子曰:‘养心者,莫善于寡欲’,莲池大师告弟子曰:‘淫,实为安毒药于美食之中,智者思之!’《安士全书》首论:‘淫杀二业乃一切众生生死根本,最难断者唯淫,最易犯者唯杀。’

 

《楞严经》明白指出:‘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若不断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智者三思!

 

汝欲子弟贤良,多种福田栽善果;

祈愿大众积德,须知富贵重阴功。

 

有幸能读此书者,普愿广布流通,当成功德海!

 

印书功德殊胜行  无边福慧皆回向

普愿沉溺诸有情  速往无量光佛刹

 
  • 佛教印经网(www.fjyj.cc)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子邮件:fxhfls@163.com 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佛教印经网部分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
    佛教印经网 中国佛教 印经 助印经书 佛学弘法 佛教印经 印刷经书 基础与问答 教育与孝道 诸佛菩萨信仰 经论文库 女众学佛 临终与超度
  • Powered by V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