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戒除邪淫 >> 内容

家庭宝筏 上

时间:2010/4/18 18:59:34 点击:962

经书免费结缘邮寄
经书助印目录和说明及帐号
助印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网站域名:www.fjyj.cc www.zgfj.us
近期将印刷的经书目录请直接咨询我们。

家庭宝筏

(少年丛书第一编)

 

汉阳别樵居士编纂

 

第一章 总论

 

天堂地狱。判于一心。清浊之分。升沈之本。古有真人。反情复性。淫机永息。清净自居。虽处五浊。如登四禅。如是之人。永脱众苦。乃有迷人。性为情役。淫机炽然。积极下堕。爱河滔滔。流为镬汤。欲火炎炎。化为铜柱。若此之业。非由外来。皆尔一心。自感自应。嗟尔人斯。一念反观。若清若浊。为升为沈。了了自知。如监取影。胡不自决。从迷入迷。譬彼舟流。不知所届。试读斯编。其言甚苦。具陈祸福。广设是非。遒人木铎。如是而已。我劝世人。见者闻者。荡尔邪思。开尔觉路。杜众恶门。植菩提果。一失人身。万劫难复。彭启丰题远色编

 

姚庭若曰:今人一身不淫。只了得一身事业。何如一劝十。十劝百。百劝万千。并流布后世无穷。同证善果乎。犹如布种然。一升落地。报以石计。种无穷。生亦无穷。但须勤布。莫使田荒。又如传灯然。一炬然。千炬皆然。灯无量。光亦无量。但自我传。莫自我灭。人特未肯实心若劝耳。倘谓劝人而人不应。是犹布种而种不生。传灯而灯不明也。有是理哉。

 

罗念庵诫弟邃夫曰。害身莫甚于色。故色欲。圣人之豫戒。书曰。不迩声色。孔子曰。戒之在色。未有迩而能戒者。

 

剑扫集曰。纵欲者。是杀身之利刃。贪淫者。乃害子孙之毒药。世有壮夫而盛年夭殁。善人而身后不昌。何故。

 

薛文清曰。迷于色者。乱伦败德。人不堪其丑。而己不知也。悲夫。

 

内典云。女色于人。是众苦本。障碍本。杀害本。忧愁本。故达者远之。智度论云。若彼侵我妻。我则忿毒。若我侵彼。彼亦何异。恕己自制。故应不作。

 

慈受禅师偈云。女色多瞒人。人惑总不见。龙麝暗薰衣。脂粉厚涂面。人呼为牡丹佛说是花箭。射人入骨髓死而不知怨。

 

王大契问莲池大师。弟子自看师戒杀文。遂持长斋。惟是色心炽盛。不能灭除。乞师方便教诲。使观欲乐一如杀生之惨。答云。杀是苦事。故言惨易。欲是乐事。故言惨难。今为一喻。明明安毒药于恶食中。是杀之惨也。暗暗安毒药于美食中。是欲之惨也。智者思之。冒嵩少曰。诸恶业中。惟贪色一关。最难打破然人分两种。而受病亦异。庸夫俗子。色心难断。意械未工。显蹈明行。罔知顾忌。至于文人学士。业已肄习圣贤。竟尔雅擅风流。侈标逸行。或贿不足饵。而以才诱。或直不能遂。而以巧谋。缱绻则托于夙因。邂逅便神为天合。终日戒不淫。淫心特炽。逢人言寡欲。欲种更滋。干名犯分。裂检溃闲。机关不止千般。流毒直兼数世。呜呼。人纵才情不减相如。何必效临邛之窃。若事功未齐少伯。奚堪仿五湖之游。青衫湿泪。事虽美而未必概司马生平。红拂叩门。遇诚奇而岂足尽卫公俊伟。我愿世人。宁甘朴拙。莫羡多情。纵有机缘。且思阴报。若腐言不堪入耳。岂往事尽涉虚无。触目警心。当效柳下惠之坐怀不乱。韩魏公之助金还券。庶阴功其不浅。吾所望于文人学士者。百倍于庸夫俗子矣。

 

常以天理二字刻刻存心。自能惺惺翼翼。戒慎恐惧。斯朝斯夕之纠绳。有倍严于十目十手之指视者。苟一念有亏于心术。即一念有伤于天理。而因果报应之说。转在其后焉者矣。故曰君子怀刑。刑岂长跪对簿。裸体受笞之谓哉。三尺之法。可以幸免。方寸之宰。不能自贷。迨兢惕既深。操存自熟。时时可以对天地。息息可以质鬼神。虽严拒非礼。亦只行所无事焉尔。昔人所谓天知地知尔知我知。所谓人可瞒。天不可瞒。毅然截然。毫不可干者。皆此定力也。大抵色戒所犯多在少年。情窦既开。志趋未定。父师之防检偶疏。匪僻之勾佻遝至。遂使无瑕白璧。卒堕污泥。然父兄师长。祗能束其形骸。不能盟其幽独。情以引而愈炽。想以幻而迭乘。故在后生。当先十分自重。常将儒先语类。细心寻绎。以端 矩慎独之原。次观功过诸书。触目警畏。以炯福善祸淫之监。使此心常自凛然。知畏知惧。以保其贞白之完体。虽有非礼之来。自不可犯矣。

 

子弟到十五六岁。体相端凝。恣禀秾粹。而文采更自斐然。此可知其家世积累所钟毓而萃于一身者。良非偶然也。为子弟者。当自念祖宗修德行仁。不知费几许赀财。父母抚育提携。不知费几许心血。而后笃生夫我。以得有今日之身。此其身何等郑重。何等期望。倘持守不严。失足俄顷。是直举毕世之显荣。先人之褒赠。悉蠲于此之俄顷也。呜呼。可不惧哉。可不戒哉。

 

圣经贤传。厘然灿然。无奈今人只视为作文之用。初不一勘诸身心。虽终日读书。实与书全无交涉。而词章家摛华掞藻。顾影自赏。又往往不矜细行。真古今通病也。于是以风流二字隳礼法之大防。以情种二字丧廉耻之大节。以夙缘二字昧因果之大律。礼法隳而品行玷。廉耻丧而心术亏。因果昧而劝惩绝。邪心愈纵而愈盛。正念日退而日销。恣情片刻。贻误终身。流极有不可问。曾谓读书者而至于是。夫曷贵乎读书为哉。

 

凡人见色起心。种种恶心都生。恶心生而良心死矣。惟于邪念勃发。不可遏抑之时。思一死字。或思己身所经患难疾苦事。则必淡然而止。否则思此女死后。腐肉朽骨。臭不可近。眼前色相。无非幻境。则必憬然悟。否则思吾爱此女。而毁其名节。即秽同粪土。全其名节。斯珍如珠玉。便当矜之恤之。成全之。愈爱而愈不忍污。如是。则必肃然敬。否则思吾图片刻之欢娱。而折功名。削富贵。夺纪算。遭杀害。斩嗣续。败声名。皆由于此。如是。则必猛然省。即不然。则思羞恶之心。人皆有之。女子失节。只因一时之迷。迨见恶于父母兄弟。见弃于舅姑丈夫。见笑于邻里亲族。每致悔不可追。含冤殒命。更或苟合堕胎。母子俱毙。冥冥中冤魂。岂肯相舍。如是。则必瞿然惊。又不然。则思女子背夫外交。夫且忍负。狠毒甚矣。更何论乎外人。便当作豺狼看。作蛇蝎看。作勾魂鬼使看。作前生冤孽看。如是。则必惕然戒。视人之女。要想如己女之恶人犯。视人之妻。要想如己妻之怕人污。人当动念之始。深自警惕曰。我淫人之妻女。设我之妻亦被人淫。奈何。对面一想。则此心自然遏灭。此降火最速之药。且犯人之女。己女未有不为人犯者。污人之妻。己妻未有不为人污者。不必证之于古。历观近时报应。天道真不差累黍。看已受报应的淫人。个个如是。便知未受报应的淫人。也是个个如是。前人歌云。劝君莫借风流债。借得快来还得快。家中自有代还人。你要赖时他不赖。旨哉斯言。唤醒梦梦不少。

 

秽德必彰。丑声易播。盖败一人之节。遂使其家。上而父母舅姑。中而丈夫兄弟。下而子侄媳女。一门中莫不耻悬眉颊。痛澈心脾。故古云。淫人一身。无异杀人三世。而吾谓尤有甚焉者。杀人者。只杀其身。加以杀戮之祸。尚属可当。淫人者。直刺其心。加以淫污之名。更属难受。试看自古贞烈妇女。有猝遇强暴所逼者。宁杀身以全节。必不肯毁节以全生。则知淫人之流毒。实较之杀人更甚。而淫人之造孽。亦较之杀人更重。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天之示人以改过迁善之门者。不绝人以自新之路也。世有陷溺既深。迷恋不舍。情不能忍。意不能割。转恃有悔之一途。以自宽自慰不妨今日姑且就之。以待明日之改。无论明日之明知故犯。或仍如今日。即今日之甘心再误。实已无异往时。则因循苟且。可知其终无幡然之期矣。夫事至于悔。已出末计。况有无可悔者。如清修数载。而堕其奸计于一朝。指望半生。而畔其夙盟于中道。负恩背德之愆。刺骨撄心之恨。如何解释。如何消除。猛省回头。深椎痛创。犹惧不及。复敢迁延时日乎。故大易于迁善改过。取象风雷。此必如风之迅发。雷之奋厉。屹然确然。坚持一意。百折不回。以求洗涤。庶或有济。

 

欲海回狂九想观

 

新死想 静观新死之人。正直仰卧。寒气彻骨。一无所知。当想我贪财恋色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青淤想 静观未殓骸尸。一日至七日。黑气腾溢。转成青紫。甚可畏惧。当想我眠花卧柳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脓血想 静观死人初烂。肉腐成脓。肠胃消糜。势将下溃。当想我风流雅俏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绛汁想 静观腐烂之尸。停积既久。黄水流出。臭不可闻。当想我肌肤香洁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虫啖想 静观积久腐尸。徐体生虫。处处囋啮。骨节之内。皆如蜂窠。当想我鸾俦凤侣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筋缠想 静观腐尸。皮肉钻尽。止有筋连在骨。如绳束柴。得以不散。当想我采兰赠芍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骨散想 静观死尸。筋已烂坏。骨节纵横。不在一处。当想我踰墙钻穴之身。不久亦即如是。

 

烧焦想 静观死尸。被火所烧。焦缩在地。或熟或生。不堪目击。当想我心招目送之身。将来亦当如是。

 

枯骨想 静观破冢弃骨。日暴雨淋。其色转白。或复黄朽。人畜践踏。当想我气充精旺之身。后来亦必如是。

 

劝戒条目 见遏淫编

 

杜邪

 

毁谤圣贤者不友。 编撰淫书者不友。 谈论闺门者不友。 赌博狎妓者不友。 三姑六婆不许入门。不蓄俊丽虚花之仆。

 

避嫌

 

不轻入姊妹寝室。 嫂叔相见不戏言。 到出嫁姊妹家。不独入其卧房。 从堂姊妹嫂叔。不轻见。服外姊妹不相见。 女子无故不见姑夫。 妻之姊妹不相见。 婿至外家不进内室。 非至戚。非大礼。内外不通问。

 

毋置妾嬖

 

有子。 年老。 姬媵满前。已造淫孽。 家有悍妻。 多方求子不效。 自身显达。妻在故乡。

 

肃闺门

 

堂中不闻妇女声。 妇女不妖艳妆束。 不看灯看台戏。 不窥门。 无秽语。 不近仆。 仆不入闺。 婢不入市。 女衣不晒外庭。

 

严家教

 

不藏小说春画 男子过十岁不近婢。 往亲友家。勿使入内。 行路教以正视。 不许习斗牌掷骰。 勿游妓馆。 不延有文无行之师 常谕以福善祸淫。 幼女勿使僮仆抱。 不从未娶之师。 不许唱淫词 常语以古今节烈事。

 

丧祭

 

三年之丧不娶 三年之丧。夫妇不同寝。 父母忌日。祭前三日不同寝。

 

远虑

 

门户谨严家主早起晚睡。 不与迎神赛会。 子女谨朴者。婚嫁略迟。流动者。婚嫁须早 姻亲宜择善良。姻事宜从俭约。 中年丧妻。无子者再娶 年少寡妇。有志者守。无志者嫁。 不畜美貌乳母。 不畜艳婢。

 

御下

 

妻不在家。婢女不入卧室。 脱靴帽。换衣服。及洗男子溺器。不用婢女。 婢仆不令同处。 奴婢常作子女想。莫锢其情欲。须及时婚配。 父母备价来赎。速还其券。 不与婢女嬉笑。

 

宴会

 

不演淫戏。 不用妓侑酒。 女亲非姑姊妹生女。不邀饮。不留宿。 女亲在家。卧室宜远隔。所随婢女。卧榻勿离其主母。 少年仆妇。远邀女亲。令其夫同住。

 

出外

 

道旁不熟视妇女。 不宿孀妇家。 寓中如有妇女窥视勾引。宜急迁他处。 访友不默入中堂。窥内室。 不记录奸情事。 不宿妓家。 见妇人不揣度是何人妻女。嫁否。孕否。贤否。 对他家亡妇像。不认其妍媸。

 

劝居官

 

辅君以清心寡欲。 常言少置妃嫔。疏请毁灭天下淫书。 广立节妇祠。增修节妇传。 赠义夫节妇扁额。 严禁娼妓。令其从良。 禁街肆及赶集货淫具药物。堕胎等术。 禁妇女入寺烧香。 禁高台唱戏。 多年守寡。勿轻断其失节。 勿轻率问入寡妇奸情。 严禁差役。不得奸犯人妻女。 女犯不与男犯同室。

 

第二章 好色必死

 

吴泽云先生曰。人自赋气成形而后。最重者莫如生命。然未能养生。安知保命。既知保命。即能养生。此不易之理也。乃近世人心不古。风俗浇漓其最足戕贼人之生命者。要惟色为巨。色犹刃也。蹈之则伤色犹鸩也饮之则毙虽男女居室。为人伦所不废。苟不知发情止义。其中亦有杀身之虞而人顾甘之如饴。漫无节制者。何哉。盖由道德之心先亡。而邪淫之念遂因缘而起。当其年少气盛。留恋狎邪。尝以有用之精神。消磨于妇人女子之手。而不之惜。甚至钻穴踰墙视为韵事宿娼挟妓自诩风流。其或对妻孥而诲淫。向闺房而谑笑因斯门风败坏伦纪丧亡。中冓新台。贻羞内外。然彼犹以为乐而不以为苦焉迨至陷溺已深。精枯髓竭。志气因之堕落。耳目因之瞆聋。形骸因之瘠尪。人格因之卑下。而一切虚弱瘫痪之病。又复乘隙而丛生以致一身无穷之事业。绝大之希望。均消归于何有卒之命殒中年。名登鬼箓。且或死不得所。而害及子孙者。要皆未节色欲之过也其真以生命为儿戏哉。

 

人于钱财。锱铢计较。百计营求量入为出。犹恐不继有浪用不节者。指为败子。夫财乃外至之物。犹珍重若此。若精液之可贵。非特钱财也。淫欲之所伤。非特锱铢也。财尽则穷。精尽则死。而乃恣意纵欲。毫不知惜。一旦精竭髓枯。水干火炽。医药罔效。悔之晚矣。苏公有云。伤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必死。人之一身。神以御气。气以化精。精神充实。百骸强壮。足以有为。若淫欲无度。则精竭气耗。神不守舍。疾病夭亡。职此之由。可不慎欤。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夫毁伤云者。岂戕手折足之谓哉有如嘉树初生。发荣滋长之际。必戒勿翦伐。朝培夕护。然后可冀其成阴。人当成童婉娈之日。筋力未充。血气未定。而先丧真元。以致形体枯羸。菁华销铄。百病丛生。父母相对惊惶。束手无措。此姑无论阴骘所关。减龄削算。即奈何以自作之孽。贻二亲以无涯之隐痛。古之人一顷步不敢忘父母。以其遗体行殆。况玷其清白乎。其为不孝。孰大于是。

 

少年新婚之日。静好正长。而不为之节。往往种死根而促其茂龄。此甚无谓也。昔有一士。婚后赴试。觉孤枕为苦。未毕遽归。一日走百余里。二鼓抵家。其父忽怒曰。是必在郡生事。惧祸逃归者也。命缚而置诸空仓。疾呼觅杖。曰。明日当痛笞之。明日。父徐起释之。亦弗问也。其子初归。兴甚浓。突遭斥辱。惴惴终夕。既释。终莫喻父意。时有一友与之偕归。翌日死矣。盖以百里行房而精脱也。始悟父缚之之故。古称事亲者。视于无形。听于无声。抑知父母之爱子。乃真有视听于形声之外者乎。噫。家室犹然。而况履蹈危机。风露侵逼于外。惊恐交战于中。更有什伯于是者。人子知此。而体亲之心以为心。则思过半矣。

 

伤生之事不一。好色者必死。此非游移莫决之辞。乃的确不易之理。凡外感之症。从不毙命。其毙命而死者。无不由于内伤。墙屋之倾也。不倾于风雨。而倾于基溃。国家之亡也。不亡于外患。而亡于内乱。人身之死也。不死于感冒。而死于脏伤。盖人全恃气血。纵欲耗精。即伤气血。伤气甚者。多死于秋冬之感。盖秋冬以敛藏为令。气伤而无可敛藏。所以死也。伤血甚者。多死于春夏之感。盖春夏以透发为令。血伤而无可透发。所以死也。人但知失血痨瘵。为因色亡身之明症。而不知外感之死。全由色欲内伤。殊可叹也。即如二三十岁时。正在强壮。果能色欲撙节。自可百病消除。今人每多腰腿酸疼。脊肩僵痛。背心发热。咳嗽不止。时而头晕头痛。时而眼花眼痛。秋冬则恶寒怕风。手足发冷。春夏则喉疼目红。腹痛闭痧。正当年壮之时。乃见种种不足之证。推原其故。无不因未能节欲而来。其为病也。由渐而深。由微而著。初虽所患尚小。久则酿成大病。不可不畏死而谨守于先也。

 

卢真人曰。世人动辄言命。甚至纵欲至死。亦指为命。此大谬事。所谓命者。举凡人力难为。如机缘凑合等事。是有鬼神鉴临主之。天定胜人是也。凡自力可以作主者。如定心志。节嗜欲。固精髓。调气血。全在自身谨慎持之。则不得谓之命。人定胜天是也。如专以天命而言。不复谨修人事。则以刀刎颈。亦可不杀乎。鬼卒尚未来勾。自己先投到。深可叹也。

 

又曰。多欲伤生。断非药饵能补。好色者恃药以恣欲。此亡身之本也。草根树皮之品。万难益髓填精。其能滋补者。不过偏阴偏阳。藉以流通气血。及气血既亏。虽药石亦无从补救。古云。服药百颗。不如一宵独卧。慎无恃药可补身。而不谨慎于色欲也。

 

欲火焚烧。精神易竭。遂至窒其聪明。短其思虑。有用之人。不数年而废为无用。皆色念欲火伤身之病也。盖不必常近女色。只此独居时。展转一念。遂足丧其生而有余。故孙真人(名思邈唐时医后登仙籍)曰。莫教引动虚阳发。精竭容枯百病侵。此真万金良药之言也。 凡溺爱冶容而作色荒。谓之外感之欲。夜深枕上思得冶容。或成宵寐之变。谓之内生之欲。二者纠缠染著。皆耗元精。增疾病。伤性命。必成不治之症。急须赶紧先将心内色念。断除净尽。再将身体保养。不令走泄。则肾水不至下涸。相火不至上炎。水火既交。自渐愈耳。故曰欲海无边。回头是岸。全在自心把握也。

 

总之。淫孽最大。不止邪缘。则妻妾色欲稍过。或独居未起时。忽心想色欲。亦谓之淫。皆足致疾害身。不可不戒。董江都曰。天地不致盛满。不交阴阳。是以君子甚爱精气。而谨游于房。道书有曰。人生欲念不兴。则精气舒布五脏。荣卫百脉。及欲念一起。欲火炽燃。翕撮五脏。精髓流溢。从命门宣泄而出。即尚未泄出。而欲心既动。如以烈火烧锅。锅内之水立见消竭。未几。则水干而锅炸矣。此色念尤足伤身之实据也。吾愿世人自病自疗。惟在正其源而治其本可也。

 

问正源治本。如之何。答曰。人能于欲心方起时。赶紧用正念以照之。谓我何至忽动欲心。以致耗吾精。伤吾身也。一有正念。而色念即消。此为上等治法。其次则赶紧背诵经文。以正其心。另虑别事。以分其心。亦可除却色念。始虽勉强。久则自然。若欲心不能除。以致欲火时动。此如贼已入家。尤须速为堵御。急急驱贼出门。方能安静。赶紧披衣端坐。俨然如对神明。若有鬼神在旁临鉴。令自心有所畏惧。自能遏灭矣。此系至要之事。生死关头。不可忽视。

 

夫妇。正也。然贵有节。不节必病。少年尤须谨慎。大抵疾病皆因年少时不能节欲而起。年轻兴高力旺。自谓不甚要紧。色欲过度。遂至气血亏。精神弱。神昏力倦。易于感受风寒。渐酿大病。甚至夭亡。是向来以为不要紧而取乐者。即因以伏病根。种祸胎。而自取困苦也。前辈每遇子孙知识开时。必谆谆以此戒之。

 

色是少年第一关。此关打不过。任他高才绝学。都不得力。盖万事以身为本。血肉之躯。所以能长有者。曰精曰气曰血。血为阴。气为阳。阴阳之所凝结为精。精含乎骨髓。上通髓海。下贯尾闾。人身之至宝也。故天一之水不竭。则耳目聪明。肢体强健。如水之润物。而百物皆毓。又如油之养灯。油不竭。则灯不灭。故先儒以心肾相交为既济。盖心。君火也。火性炎上。常乘血气之未定。炽为淫思。君火一动。则肝木之相火皆动。肾水遭铄。泄于外而竭于内矣。男子十六而精通。古者必三十而后娶。盖以坚其筋骨。保其元气。近世子弟。婚期过早。筋骨未坚。元神耗散。甚至非法之淫。损伤尤剧。是未娶而先拨其根本。既婚而益伐其萌孽。不数年而精血消亡。奄奄不振。虽具人形。旋登鬼录。此固子弟之不才。亦由父兄之失教。今为立三大则。一曰勤职业以劳其心。二曰别男女以杜其渐。三曰慎交游以绝其诱。诚如此。则内外交修。德业日进。而父兄之道尽矣。

 

迪吉录云。士子读书作文辛苦。更当节欲。盖劳心而不节欲。则火动。火动。则肾水耗散。水不能制火。而火愈炽。则肺金受伤。金又不能生水。相克而传变为痨瘵。必至夭亡。

 

第三章 纵欲则学业无成

 

周思敏曰。人生天地间。圣贤豪杰。在乎自为。然须有十分精神。方做得十分事业。苟不先于年富力强之时。除去欲心。节省欲事。以保守精神。筑好根基。则虽有绝大志愿。想做绝大事业。往往形空质朽。神昏力倦。必至半途而废。一无所成矣。

 

浮薄少年。好掩其恶。外强中干。至精尽力亏而始悔。然追悔已无及矣。可叹。

 

目下纵欲宣淫。莫甚于官场之浮薄子弟。聚谈则无非闺阃。结伴则浪进狎邪。以纵欲丧身为趣事。视败伦伤化若寻常。相煽成风。罔知顾忌。不知心无二用。色欲情深。必致抛荒正事。盖心力既分。则精神必短。气血必弱。事业必不成。考之往古。验之当今。有历历不爽者。且淫心即众恶之因也。恶因日积。罪孽日深。显则倾家荡产。一家之衣食无依。阴则削禄减年。一生之荣华尽丧。甚至精竭髓枯。神昏血尽。百病丛起。一事无成。皆因好色一念害之也。可不畏哉。可不惧哉。

 

人身之有精神。犹居家之有资财。财尽则穷。精尽则死。理之必然者也。今有中人之家。田产饶沃。畜牧盈阜。兢兢业业。称人情。循礼法以行之。自然丰衣足食。终身无穷困之忧。使务于纷华靡丽。后不能继。安有不至冻馁者。若精神之在身。其宝贵岂直资财之比哉。恣情逞欲。不自爱惜。水竭于下。火亢于上。形神交惫。阴阳并亏。参苓草木之质。安能补真元之宝。和缓刀圭之技。安能续寿命之原。纵使百计调剂。幸留残喘。而早年受病。中岁已衰。凡百事功。有心无力。皆不能任。块然待尽而已。亦如理财者。年经耗散。而后铢累寸积。一番濩落。后一番振拔。其与几何。况百年瞬息。容得几许回翔。而茌苒之间。终恐有所不及待而奄忽随之也。哀哉。

 

人心如一泓秋水。著不得些子秽浊。则此心活泼泼地。所读之书。自然左右逢原。见理明切。功深养到。搦管作文。油然沛然。汨汨乎其来矣。清明在躬。志气如神。此之谓也。若耽于荒淫。则渐渐志识昏迷。心神衰耗。即使年少气盛。不即觉露。日复一日。终于不振。而百病随之。安所复望其学有进益乎。且此心一涉淫邪。正务必至懈弛。安肆日偷。正人自远。非类渐亲。气质委靡。举动苟且。所谓小人下达。恶得不至于三途之孽报乎。

 

第四章 纵欲则子孙不蕃

 

好色之人。子孙必多夭折。后嗣必不蕃昌。何则。我之子孙。我之精神所种也。今以有限精神。供无穷色欲。譬诸以斧伐木。脂液既竭。实必消脱。故好色者。所生子女每多单弱。子每像父。虽单弱而亦好淫。再传而后。薄之又薄。弱之又弱。以致覆宗绝祀者。不可胜数。尝见富贵之家。祖父并无失德。子孙每至夭亡。即有存者。亦多体气单薄。性质愚钝。不能务正。遂致败家。皆由于其祖父好色纵欲。有以自取也。呜呼。人即昏迷。不知自爱。未有不念及子孙。谋及血食者。苟一计及。则追悔不暇。举凡可娱之事。皆为可哭之端。有何快乐。而尚思逞欲耶。是在有志于久远者。以清净为基。恬淡为本。坚忍为守。持之以不动。养之以湛如。不看淫书。不萌色念。不交狎友。不说邪谈。始由勉强。久则自然。色欲之心既能摆脱净尽。方能聚精会神。图为有益。不但五福之休。毕集我躬。

 

洪范九五福

 

一曰寿人有寿而后能享诸福故以为首也

二曰富有精神方有事业也

三曰康宁无疾病患也

四日攸好德能乐养生保命之道也

五曰考终命不致夭折顺受其正也

六极之惨。可以永免。

 

洪范六极

 

一曰凶短折凶者不得其死也短折者夭亡也祸莫大于短寿故先言此也

二曰疾身不安也

三曰忧心不宁也

四曰贫无精神则事业不成财用不足也

五曰恶刚愎狠厉不听善言也

六曰弱气体软怯精力衰弱不能办事也

 

且生子既强壮。教子有义方。可以成家。可以立业。可以承先。可以启后。从此瓜瓞绵长。椒实衍庆矣。岂不美哉。

 

第五章 节欲

 

伊川先生谓张绎曰。吾受气甚薄。三十而浸盛。四十五十而后完。今生七十二年矣。较其筋骨。与盛年无异。皆平日寡欲有以致之也。绎曰。先生岂以受气之薄而厚为保生耶。伊川曰。吾以忘生循欲为深耻。

 

蝶交则粉退。蜂交则黄退。可悟保身之法。

 

衡门寤言曰。人咸以无病为福。究而论之。病特不可多耳。亦不可无。多病身固难保。然太无病。则流于放肆。耽淫恣欲。而不自省。身亦乌乎保。故时或病苦缠身。知所儆戒。知所保摄。长年之道。未必不自有病中来。未可即以无病为福也。

 

娄水莲蕊居士曰。断欲有十种利益。反是有十害。一身心清净。往生正因。一正念历然。异诸禽兽。一气足精满。寒暑不侵。一面目光华。举足轻便。一礼佛对僧。无惭愧色。一岁省药饵所费之赀。可以周济贫乏。一屏绝女子小人。了无牵恋。一读书作字。俱有精采。一脾胃强健。能消饮食。一本地风光。自有真乐。

 

畜德录曰。世人无不欲急于生子。亦知生子之道。真精交媾。气清精浓。熔液成胎。故少欲之人。恒多子。且易育。气固而精凝也。多欲之人。恒少子。且易夭。气泄而精薄也。譬之酿酒然。斗米下斗水。则酒酽。且耐久。其质全也。斗米倍下水。则淡。三倍四倍。则酒非酒。水非水矣。其真元少也。今人不能节欲。精气妄泄。邪火上升。邪火愈炽。真阳愈枯。安能成胎。即侥幸生子。亦不能育。或伤于痘。或伤于惊。痘者热毒。惊者热风。毒者父母之真精不足。风者父母之真气不固也。过此二关。稍通人道。便有火症虚损。怔忡。五痨七伤等症。皆由于邪火炽而真阳虚。色欲逞而元精竭也。

 

昔有人艰于子息。医者教以节欲静摄。勿劳心神。心静则精不摇。神完则气不走。每妻经净。乃一交媾。否则各榻。如是半年。妻果有娠。娠后即异榻。足月之后,果生男子。后来天花只三五粒。彼求子而广蓄婢妾。不知节欲。岂有当哉。

 

夏冬尤须固精

 

人与天地相参。所谓人身小天地。天地以五行化生万物。人受五行之秀气以生。故五脏之气。即天地五行之气。顺天者存。逆天者亡。一定之理也。天地之木气。由闭藏而渐透达。是为春。由透达而渐发泄无余。是为夏。火。阳之极也。阳极则阴生。夏令已含阴气。三伏者。阴含于阳也。人身交夏。五脏之气。尽发泄于外。内里空虚。仅有微阴。为秋金收敛根本。一经走泄。必伤其阴。人于此时。宜顺天时。固精以养肺肾之阴。天地之金气。由发泄而渐收敛。是为秋。由收 而渐闭藏至密。是为冬。水。阴之极也。阴极则阳生。冬令已胎阳气。九九者。阳胎于阴也。人身交冬。五脏之气。尽闭藏于内。外表空虚。仅有微阳。为春木透达生机。一经走泄。必伤其阳。人于此时宜顺天时。固精以养肝心之阳。

 

古人自立夏至立秋。独宿固精。保养金水 肺肾 二脏。以却秋冬疾病。若不能然。则夏时常致中暑发痧。秋凉即成伤寒疟痢。古人自立冬至立春。独宿固精。保养木火 肝心 二脏。以却春夏疾病。内经云。冬不藏精。春必病温。即瘟疫也盖冬令真阳潜伏。当保其真以为来春发生之本。若冬令不能藏精。则春气发动。必生百病。冬则伤风咳嗽。春则温热斑疹。

 

上哲之士。于夏令三个月。冬令三个月。断嗜欲。固髓精。是以五脏平和。百病不生。身体康强。得臻上寿。其次。则于建子十一月建午五月两月内。勉力谨持。耐心静守。亦可却病延年。再其次。则于冬至夏至前七日后七日。计共十五天内。独宿固精。以求幸免疾病。盖五月十一月。乃阴阳相争之节。一有走泄。损伤最重。古云此两月内。有因犯色欲。而夫妇三年内双亡者。盖阴阳相争。五脏之气断而未续。适与触犯。其期约略三年而死。如挞人正值致命。不必当场即毙。其有不死者。幸未触犯五脏断续之期耳。可知人身气血。原与天地节气相应。倘冬夏之间。非时走泄。则气血不能合度。其伤精损气。实百倍于春秋之日。不可不于冬夏固精之理。笃信而谨守之也。

 

尤须谨避时日

 

一岁之中。有断宜斋戒之日。盖神明降鉴之期。而淫污冒渎。有阴被谴责而不觉者。故世有循谨之人。而阳受疾病夭折之伤。阴遭削禄减年之祸。往往皆由于此。与其追悔而莫挽。何如遵戒以自持。更可慨者。闺帏不知避忌时日。以致所生之子。非愚即夭。非邪僻下流。即凶狠恶逆。及至生子不育。或子大不才。每归咎于命运使然。而不知受胎之时。有所干犯。实以自致之也。敬录戒期。以免凶灾而育贵嗣。

 

正月  初一 玉帝较正人间善恶祸福犯者削禄夺算 又天腊初三万神都会初七上会初九十四十五十六三元下降犯者得祸又十五上元节诸神校会犯者夺纪廿三廿八六神在阴宜于廿七日先戒廿七廿八犯者得病每月同三十如月小以廿九为晦犯者损寿

 

二月 初一月朔每月同初三斗母诸斗神降每月同十五月望每月同十九观音诞廿七廿八同上三十同上

 

三月 初一 初三元天上帝诞初九牛鬼神出犯者产恶胎十五玉帝诞廿七廿八 三十

 

四月 初一 初三 初四犯者失初八犯者血死十四吕祖诞十五 廿七廿八 三十

 

五月 初一 初三 初五地腊十三关圣诞初五初六初七十五十六十七廿五廿六廿七此名九毒日犯之者夭亡奇祸不测若十五夜犯者男女三年内必亡十六为天地万物造化之神犯者同上廿八 三十

 

六月 初一 初三 初九准提诞十五 十九观音成道廿三火神诞廿七廿八 三十

 

七月 初一 初三 初七道德腊初九大忌十五中元节廿七廿八 三十地藏诞

 

八月 初一 初三灶君诞 初五雷尊诞十五太阴朝元 廿七廿八 三十

 

九月 初一 初三 初九斗母诞十五 廿七廿八 三十

 

十月 初一民岁腊初三 初五下会初十犯者得病十五下元节廿七廿八 三十

 

十一月 初一 初三 十一太乙诞十五 十九太阳天尊诞廿五掠刷大夫降犯者大凶廿七廿八 三十

 

十二月 初一 初三 初七犯者得恶疾初八王侯腊又诸神降坛 十五 二十犯者促寿廿三廿四司命奏事廿五玉帝三清同降廿七廿八 三十除夕犯者必死

 

以上日期。每月中之一定者。更有四立前后共三日。二分前后共五日。冬至夏至前后共十五日。社日。下弦上弦日。三伏日。甲子日。庚申日。丙丁日。父母诞日忌日。夫妻本命日。宜查明清楚。于历本上逐日注明。或暗用圈记。以备查点。是日即宜清心。断除色念。此乃要紧之事。不可忽视也。

 

房事禁忌日期。儒者未经道及。因是笑为迂拘。不知礼记所云。散斋七日。致斋三日。斋之日。不饮酒。不茹荤。不御内。即此谓也。少年性浮。往往不能自检。今既不知古人斋戒之期。幸有此编。以为模范。即宜于历本上开注。深信确遵。依日谨守。不畏人讥笑。不听人摇惑。庶令此心常时敬畏。不敢丝毫放纵。则自有所管束。亦养生保命之一大端也。

 

又凡大寒。大热。大风。大雨。大雪。大雾。日蚀。月蚀。地动。雷震。皆天忌也。日月之下。井灶之侧。庙宇之内。墓柩之旁。皆地忌也。大醉。大饱。甚怒。甚忧。悲哀。愁惧。劳行力乏。疾病初痊。皆人忌也。犯者。损人致病。贻祸不浅。

 

尤宜谨守限制

 

孙真人曰。人身非金铁铸成之身。乃气血团结之身。人于色欲。不能自节。初谓无碍。偶尔任情。既而日损月伤。精髓亏。气血败。而身死矣。盖人之气血。行于六经。一日行一经。六日而周六经。 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是谓六经 故外感之最轻者。必以七日经尽而汗解。盖气血一周也。人当欲事浓时。无不心跳。自汗。身热。神迷。盖因骨节豁开。筋脉离脱。精髓既泄。一经之气血即伤。一经既伤。必待七日气血仍周至此经之日。方能复元。易云七日来复。即休养七日之义。世人未及七日。而又走泄。经气不能复元。一伤再伤。以致外感内亏。百病俱起。人皆归咎时气。指为适然之病。不知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于未能谨守七日来复之义也。今立限制。以为节欲保身之本。二十岁时。以七日一次为准。三十岁时。以十四日一次为准。四十岁时。则宜二十八日一次。五十岁时。则宜四十五日一次。至六十岁时。则天癸已绝。不能发生。男子二八而天癸至十六岁也八八而癸水绝六十四岁也女子二七而天癸至十四岁也七七而天癸绝四十九岁也天癸者天一之水谓精髓血脉流通宣泄可以发生也天癸绝则不能发生矣。 急宜断嗜欲。绝房事。固精髓。以清净闭藏为本。万不可走泄矣。以上限制日期。专指春秋两季而言。若冬夏两季。一则火令极热。发泄无余。一则水令极寒。闭藏极密。即少年时。亦以断欲为主。否则二十岁时。或可十四日一次。三十岁时或可二十八日一次。四十岁时或可四十五日一次。至五十岁时。血气大衰。夏令或可六十日一次。冬令则宜谨守不泄。盖天地与人之气。冬令闭藏至密。专为来春发生之本。尤重于夏令十倍也。依此者。可却病延年。违此者。必多病促寿。

 

问人于多欲时走泄。反不觉劳倦。节欲时偶有走泄。反觉困乏者。何也。答曰。天下凡有余者。方能自知不足。节欲而知困乏。尚系有余之时。今以治产业者喻之。譬一保家之子。田产金银。时时查检。衣服箱柜。刻刻防闲。深虞消乏。不敢放纵。或意外妄费。别致破财。便觉心内不安。歉然终日。此节欲而知困乏之故。尚系有余也。譬一败家之子。朝鬻一田以资酒食。暮质一屋以供狎游。甚至卖及小衣。亦所不惜。但求取携之便。不顾家业之消。并不自知其窘也。一旦百物皆空。而一蹶不可复振。此纵欲亡身者。当时反未觉劳倦之故。及精尽髓枯。而医药不能救命矣。世人愿为保家之子。愿为败家之子。可以憬然悟矣。

 

又曰。人于银钱。皆知吝惜。不肯妄用。独于色欲。则不知吝惜。岂爱自身骨髓。反不如身外之银钱乎。不知银钱本于事业。能办事业。方有银钱。而事业本于精神。能有精神。方成事业。色欲者。骨髓之漏卮也。骨髓者。精神之根源也。保养骨髓。方有精神。精神强。则事业成。而财用足。先须吝惜自身骨髓。以节欲为本。

 

少年中年俱以节欲为本

 

少年力能节欲。如富家先能勤俭。不但田产租息日见赢余。兼可别置产业。少年保养。不但体气充盈。可免疾病。兼且心思灵活。气足神完。可以做出绝大事业。亦如富家先俭。更可积财也。中年已不如少年。然力能节欲。尚亦未晚。如富家已遭破耗。非复旧规。赶紧量入为出。去奢崇俭。谨守余赀。虽比大富不如。究胜贫者十倍。中年及早回头。正在有为之日。可节则速节之。可绝则速绝之。虽不取效于一时。自能见功于日后。及至体气已衰。疾病时作。则如既穷之后。衣食渐亏。急宜俭之又俭以 财。勤之又勤以生财。方可度日。方可救命。凡于少年中年时。自觉神气疲乏。精力不足。即系体气已衰之实据。速宜清心保养。自延性命。二十岁以外者。能绝欲六个月。不令走泄。自然一切复元。绝欲一年。则更为强固。中年能绝欲一年半。不动欲心。不泄精髓。亦可精神复振。事业必成。绝欲能至三年。则尤为健足。此乃的确不易之理。灵效异常。慎毋游移以致自误。且人鬼分途。生死岔路俱在此间。不可不笃信谨守也。若体衰而尚不能节欲。则如贫穷无以谋生。而又暴殄天物。必至一败涂地。不可复救矣。可不惧哉。

 

得意时不可不节欲

 

得意之时。事事称心。既无忧患。每贪安逸。因此恣情色欲。不能自节者多矣。不知今日之得意。皆由从前艰难困苦。深谋远虑而得之。得意而忘失意。已非载福之相。若不能节欲。则精神一散。事业即空。将又要不得意矣。故得意时。不可不节欲。

 

失意时不可不节欲

 

失意时。忧闷无聊。以色欲自娱者甚多。不知所以失意者。皆因精神疏忽不及防。心思笨拙不及虑。才至机缘阻。事业败。而成失意。推其所以疏忽笨拙之原。无不由多欲而起。今既失意。肝木已郁。郁极生火。易动欲心。速宜竭力防检。强持硬守。庶可清心寡欲。保养日久。则气血强。精神足。心思灵。而机缘可以复得。事业可以复兴。将又可得意矣。否则始而藉以自娱。继即因以自杀。不但事业无成。而多病身亡。终成失意矣。故失意时不可不节欲。

 

仕宦者不可不节欲

 

古人云。心坚石穿。精神一到。何事不成。又云。万物可爱惟精神。人生事业。无一不赖精神以成之。而仕宦一途。尤以精神为贵。有精神。方有心思。精神足。心思灵。则事业成。精神弱。心思钝。则事业败。一定之理也。嗜好之端。如赌。如酒。如玩好。如游戏。无一不耗神而败事。而惟好色不节者为尤甚。善相以面色光华为交运。面色光华之现于外者。乃精血充足之积中而发也。即如未经得意之人。举止端重。心思透澈。言语和正。神色焕采。未几即将得意矣。既经得意之人。举止草率。心思呆滞。言语 狠。神色晦暗。未几即将失意矣。以此推之。历历不爽。盖心无二用。二则无成。一心在好色。一心在办事。是二用矣。以我力之半。当彼力之全。已万不能敌。况再有甚者。则更不若也。仕宦最为险途。精神一不周到。即酿祸端。人以全副精神办事。我以耗散精神当之。则应前者不能前。应避者不能避。应虑者不能虑。应防者不能防。因而窥伺者有之。排挤者有之。阴陷密害者有之。凡中途覆辙偾事者。无不嗜欲害之也。故欲仕宦者。不可不节欲。

 

治生者不可不节欲

 

治生之道。以勤为本。民生在勤。勤则不匮。筋力强。体气壮。能起早睡晚。能忍饥受冻。方能勤于治生。而其原则总在少年早节欲。中年早断欲耳。如或不然。其因色败家者。固无足论。即知勤谨之人。未能节欲保身。亦足害事不浅。盖多欲则伤生。多病则废事。人能往。我不能往。人能为。我不能为。事事后人。即事事折本。故治生者。不可不节欲。

 

坤道尤不可不节欲

 

妇道无欲可节。只在清心。为最要事。幽闲贞静。女德也。心之不清。不但误夫。兼致疾病。乡间力作之女。四体疲乏。终日勤劳。上枕即眠。无暇他想。心不乱动。病亦不多。衣食稍足之妇。常与疾病相连。动称肝郁。不知所郁何事。特医者未便明言耳。且清心则气机调畅。血脉流通。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七七而天癸绝。既不及四十九岁。天癸早断者。清心之验也。经期既断。腑脏充盈。虽有疾病。亦无妨碍。否则自贻伊戚。非但误其夫也。细玩色念尤足伤身各条。可以知之。

 

妻必劝夫节欲

 

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为妇者无不知之。夫多疾病。妻必受苦。夫或夭亡。其苦尤甚。男子疾病。无一不由于多欲。所谓伤生之事不一。而好色必死。今日恣情之乐。即日后致死之苦也。凡夫妇间。每因恩爱而不忍劝。又不明其害而不知劝。或博贤惠之名。任夫恣纵色欲。而不肯劝。或系刚愎成性。不听人言。因而不能劝。又复不敢劝。及至气血亏损。致病致死。己身独守空闺。举目一无依靠。悔既晚矣。为妇者。须以好色必死之害。时时劝诫其夫。笃守冬夏固精以顺天时。见冬夏尤须固精节内恪遵七日来复以安经脏。见谨守限制节谨避时日以守斋戒。不犯三忌以合天人。均见尤须谨避时日节内即使夫怒难遏。夫兴正浓。总须婉色和言。详为规劝。持之以不动。惕之以危言。期于见听而止。夫既见听。清心节欲。自身即有依靠。齐眉偕老。岂不美哉。且妇人怀孕三月。即宜断绝房事。生育自能容易。生子亦少伤痘。若将足月而犹犯房事者。必有产难。致丧性命。非专为男子保身。实妇人以此自救也。

 

此一则。为有子有女之父母所必读。

 
  • 佛教印经网(www.fjyj.cc)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子邮件:fxhfls@163.com 联系QQ:224303424 电话:15332508490
    佛教印经网部分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供读者交流和学习,如有涉及作者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
    佛教印经网 中国佛教 印经 助印经书 佛学弘法 佛教印经 印刷经书 基础与问答 教育与孝道 诸佛菩萨信仰 经论文库 女众学佛 临终与超度
  • Powered by V2.4